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校园生活
应天祛共  >  清华不清
云卷云舒一一清华笔记(节选)

75359
傅培程

一九六六年秋夏的一个晚上,清华大学大礼堂里召开针对“反动学术权威”土木建筑系系主任梁思成的专题批判大会,土建系全体师生都要参加。我们班坐在礼堂右边十来排的位置上。梁思成是中国清末维新运动的功臣梁启超的儿子,其本人在中国建筑领域内名声显赫,是中国建筑界的一代泰斗,也是清华大学的镇校台柱之一。但是在毛泽东大手一挥的“文化大革命”中,我们的系主任也难逃厄运。

“把反动学术权威梁思成押上来!”在造反派的怒吼声中,几乎象老鹰抓小鸡似的,梁思成教授被连揪带提的抓到了台上。台下土建系的师生们目光齐齐的注视着自己的系主任。梁思成十分瘦弱、苍老、干瘪的象根枯树干,估计体重在七十市斤左右。他用一根手杖支撑着自己,两条圆规般的细腿分的开开的,两条分开的细腿与这根手杖形成一个三角形,这三个着力点平衡着他摇摇晃晃的身躯。几何上有一个重要的定理叫“三点成一平面”定理,建筑大师梁思成对这条几何定理一定滚瓜烂熟,他一生中不知思考过多少建筑平衡问题,也不知解决过多少建筑物平衡稳定的难题。可是今天晚上,这位大师要解决的难题是自己体躯的平衡稳定问题!所以他用两条腿和手杖搭成一个等边三角形,抖抖颤颤地用“三点成一平面”的几何原理支撑着自己,一边用又细又高的嗓音喊着:

“别碰我!一碰就倒!别碰我!一碰就倒!”

他重复地向台下喊这句话。可不是嘛!如果谁把他的手杖拿走、或谁在他细腿上踢上一脚,这三点中有一点去掉,平衡立刻就破坏了,他就会立即倒下。倒下的后果更为严重了,一定会在“梁思成不老实装死躺下!”的怒吼声中被乱踢乱打。

就在梁思成教授这样勉强抖抖颤颤支撑下,批判大会开始了。一个个登台发言,罗织罪名者有,巧舌如簧者有。有的还是他昔日的门生熟人。其间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引得台下一片大笑,事情是这样的:

批判会上,有一发言者揭发梁思成有“辱国罪。”揭发者说:一次梁思成在国外参加一个国际学术会议,会场上碰到了“蒙修”的代表,(“文革”中称蒙古人民共和国为“蒙修”),“蒙修”代表对梁思成讲:“蒙古政府和人民感谢中国建筑工人援助蒙古建设!” 当时梁思成教授答词是:“谢谢贵国政府对我国建筑工人的关怀。”

发言者指出:一大批中国建筑工人在蒙古乌兰巴托市的建设中出了大力,流了大汗,后来反而受到“蒙修”的迫害和刁难,梁思成居然还要当面感谢“蒙修,”这不是丧权辱国吗?这不是卖国贼吗?

听了发言者的揭发,台下一片吼声,群情激愤。“打倒卖国贼”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会议主持人把话简拿到梁思成脸前,厉声问他: “有这回事吗?”

梁思成回答了:

“我是这么讲的,‘谢谢贵国政府对我国建筑工人的关怀吧—-,’这句话后面有一个长长的‘吧’字,这是外交场合讽刺的意思,是反话,我没有辱国。”

梁思成先生将这个“吧”字说的又响又长,足足将“吧”字拖了十几秒钟,引起台下一片笑声,会议主持人无言以对,显的很狼狈。 一个简单的汉字虚词“吧”竟有这么妙用!在这个关健时刻,这个汉字救了他,梁思成先生精彩的答辩在学生中留下深刻印象,大家内心都为他喝彩!

接下去的发言大量引用梁思成先生被抄家时抄走的日记中的内容,日记本身是个人隐私之地,用抄家办法把私人日记、信件弄到手,再在大庭广众下宣读、爆光,上纲、定罪,在极左的年代里,此手法累累使用。中国老百姓伤在日记、信扎、言论上的人在那个年代是不计其数的,梁思成先生为他的日记也付岀了惨重的代价。

批判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梁先生“三点成一平面”的体系居然没有倒下,真难为他这么高龄还能坚持下来。我们的系主任梁思成先生德高望重,四十多年前早已是社会名人了,(请见1924 年印度诗圣泰戈尔首次访华时与梁思成的合影,照片左一是梁思成、左五是泰戈尔、左六、左七是林徽因、徐志摩。)四十二年后的1966 年,将梁思成斗的奄奄一息,常用一辆很破的手推车将梁思成象耍猴一样推去批斗,日复一日的折磨,梁思成于1972年1 月9 日含冤去世。这位亲手设计了“共和国”国徵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大师去世时没有一吋墓碑。

节选自《华夏文摘》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