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校园生活
应天祛共  >  反抗暴政
第一个反抗恶魔的伟大英雄:北大学生右派黄立众

75330
李润勉

1961年1月,安徽省无为县昆山公社破获了一起农民暴动未遂案件,逮捕了为首的黄立众和骨干分子吴舜臣、方荣舟、焦兆祥、焦水云、汪正权、汪必贵和潘荣明等8人。缴获了“劳动党党章”、“告全国同胞书”、标语、口号、准备在暴动时使用的斧头、军事搏斗知识教材等所谓罪证。

1970年8月,在罪恶的文化大革命“一打三反”运动中,黄立众先生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1982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法刑三鉴字(82)第107号批复无为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宣布:「被告黄立众为首的『中国劳动党』,主要是出于对当时农村受『左』倾政策的影响,农民生活没有改善和对『五风』盛行不满,想要改变和改善这种现状,并非出于反革命目的,而且他的主张现已证明有些是正确的,但被告黄立众为首成立的组织是非法的,错误的,原判以反革命集团罪处刑不当,属冤杀,其余被告均宣告无罪。」

恶魔毛泽东死后,中共自己为黄立众平了反,但留下了一个尾巴:“黄立众为首成立的组织是非法的,错误的”。其实,也根本无理——完全是文明现代肆意践踏人权的罪恶。

黄立众作为一个北大学子,秀才造反,实为万恶毛泽东时代有明确认知反对暴政奋起抗争的第一位伟大英雄——伟大先知和先行者。

一 黄立众其人与他被北京大学开除学籍的原因

黄立众先生(1936—1070),字美琦,号立众,曾用名黄道河,曾化名赵为民。出生于安徽省无为县昆山乡芦塘黄村。1956年9月考入北京大学。1958年8月被开除团籍,1960年6月被开除学籍。

谢贵平先生《大跃进中的黄立众“中国劳动党”暴动事件》指出,黄被开除学籍,大致有以下三种解释:

(一)北京大学证明材料解释黄立众被开除学籍的原因

据北京大学哲学心理系1960年4月22日《关于开除黄立众团籍的决议》证明材料中叙述,黄自入北大以来,由于达不到个人愿望,闹专业思想,一天到晚到处乱跑,坚决要求转系。当个人的目的达不到时,即与学校、行政上形成对立情绪,在班里也散布了许多不满情绪,造成不良影响。主要问题有:1、配合右派向党猖狂进攻;2、攻击领袖和干部,挑拨党群关系;3、攻击三面红旗;4、诬蔑反右倾机会主义斗争,攻击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5、配合扩张主义分子攻击我国外交政策。

在历次批判运动中,黄的态度极不老实。他对自己问题的严重性毫无认识,他说甚么「不是反对人民公社」,是「自己糊涂」。支部几次找他谈话,叫他好好交待问题,认识问题的严重,但他每次都是说「没有信心改造」,「想去当和尚」,又说「改造最好是劳动」,想以此否定对他的批判的意义。他又说:「我脑子里没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概念,有的只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东西」。在批判过程中,支部曾多次找其谈话,但他仍执迷不悟,毫无悔改之心。

根据上述事实和黄美琦在历次运动中的表现,我们同意上级党委对黄美琦的处理意见;划为右派,保留学籍,劳动察看。“我校哲学系四年级学生黄美琦(男),因一直坚持反动立场,怀有深刻的阶级仇恨,无培养前途,于1960年6月经校长批准开除学籍。”

(二)黄立众的母亲解释黄立众被开除学籍的原因

黄立众的表弟徐伍荣,曾听黄立众的母亲(已去世)说,当年她儿子在学校经常上政治课。班上同学经常就当时党在农村实行的政策诸如大跃进、人民公社、吃食堂、农民生活等问题进行讨论,以黄立众为代表的农村派学生极力批驳城市派学生认为农村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的生活直线上升,已达到小康水准的谬论,遭到城市派同学舆论的围攻。以后,在每次的讨论过程中,黄立众都根据自己的耳闻目睹和亲身体验,去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无奈他的观点跟不上当时阶级斗争和政治斗争形势的需要,与当时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相违背,虽遭大多数同学和老师的攻击,以及一部分好心的同学和老师的善意劝解,但是他就是不肯放弃自己的观点,最终受到打击,被开除团籍和学籍。

(三)黄立众自述被开除学籍的原因

黄立众自己说:“在反右斗争之后,党中央及时提出教育必须为政治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我怀着与一般同学不同的心情,欢欣鼓舞地投入到农村,当时我身上还带着恶性疾病。真没想到,无论社员群众、男女老少同我真是鱼水相融,无所顾虑地畅谈。我感到干部身上的缺点,严重地妨碍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当我在小组会议上提及某干部态度生硬,工作方法简单时,却遭到嫉恨的对抗。于是我想假期回家探亲换一下这沉闷的空气。谁知道回家成了我的灾难。安徽情况比河北更糟,怨声载道,骂声冲天。这里说饿死人,那里说吃四两米(注:1斤==16两。4两==125g)。回到学校学习讨论时,我就提出了这样的论点:大跃进农业方面,有些地区有问题,如安徽出现的饿死人现象。但遭到了无情的批判。接着陆平校长又把我开除了。系领导宣布我离开学校,不到一个小时,我被押上火车。

显然,在万马齐喑——不允许讲真话——极其严酷的社会环境里,黄立众先生是一位与众不同、不畏强权敢于直陈时弊并且勇于坚持真理的铮铮硬汉——十分可敬的正直知识分子的楷模!

二 黄立众组织“劳动党”暴动的社会背景

1960年春,由于浮夸风、高估产、高征购,中国广大农村五年大饥荒大死亡(1958年10月—1962年)进入最惨烈的阶段。

1960年6月,黄立众被开除回家后,因户口本上注明了开除原因,觉得很没面子,在回家乘铜陵至无为土桥的轮渡上,一气之下,将户口本扔进长江。他曾先后去过芜湖、上海、南昌、长沙等城市找工作,均因没有户口证明无功而返,被迫回家务农。

黄立众回家后,耳闻目睹农民的苦难,感到自己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份子,有责任向上级政府反映群众生活的真实情况,于是调查民情,搜集农村粮食产量、人口死亡数字、口粮标准、干部作风、群众劳动情绪等材料,组织社员向公社反映,以解燃眉之急。由于社员胆小怕事,他自己又是地主成分不宜上访而未果。

他也曾组织社员外流逃荒以求生存,但由于地方民兵看管过严,只有6人外流成功,其中包括黄立众的弟弟黄和道。

当时地方法纪荡然无存,地方干部违法乱纪,任意捆绑、吊打社员和克扣社员饭票。由于粮食供应不足,又没有外流逃荒机会,许多社员只有坐以待毙,安徽农村到处可见饿死人的现象,1960年饿脬遍野是真情实况。

根据中共党史大量档案资料记载,安徽1958--1962年,灾前人口为3446万人,非正常死亡633万人,百分比为18.37%(据2007香港书作坊出版社出版的辛子陵著《红太阳的陨落》一书)。而据2004年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张恺帆回忆录》第369页的注释,安徽全省1959年至1961年实际死亡人数应该是406.3万+141.7万=548万人。除去正常死亡数丶逃亡及失踪人数等,安徽省委书记张恺帆说“安徽饿死约500万人”。(实际上,所谓正常死亡,已非正常死亡:有几多人死亡与饥饿无关?)

面对自己一手制造的空前大饥荒,恶魔毛泽东视民如草芥,置若罔闻见死不救,拒不开仓放粮!反而开展穷凶极恶的从饥民手里夺粮的反瞒产运动、反右倾运动!反而实行“城镇流浪人员收容审查制度”,严禁饥民逃荒要饭!反而大量出口粮食援外!丧尽天良!

面对大灾大难,善良的青年才俊黄立众先生,禅精竭虑千方百计,力求采用和平手段,救民于水火之中。

然而,所有的生路全被阻断!饥饿的农民只有活活等死!

万般无奈!万般无奈!善良的民众救星黄立众先生终于做出了一个震惊历史的抉择!

正如他后来所交待的那样:“回到家,因户口失落,到处找工作,四处碰壁,于是被迫与社员一起参加劳动,……几两米的生活不是人受的,我们县的死亡率就高达27%。于是我就拿起阶级斗争理论,唤起人民群众为自己的生存权作斗争”。

正是:官逼民反!

三 黄立众组建“劳动党”的过程

黄立众首先发展自己认为可靠的骨干成员,然后利用这些骨干成员筹建“劳动党”组织机构,自己幕后策划指挥,成立特别委员会、党委会和区委会,在区委会下面设立支部和小组。特别委员会负责与各区委员会联系工作,党委会负责审核和批准入党成员名单,区委会负责宣传和政务工作。还计划在当地小村庄建立“自卫团”,在大村庄建立“保卫团”,并从中选拔正规军和游击队,在各村设正、副村长,在群众中发展农协会、妇女会、儿童团等组织。还打算雇用转业军人做军事顾问。由于该案及时被破获,这些组织仅具雏形,有的还在筹画之中,没来得及成立。

黄立众发展成员的方式是通过熟人、亲戚朋友来发展联络的。先由他自己发展骨干成员,再由骨干成员分别向各处发展其他成员。要求参加者填写入党申请书,也可叫人代写。后来为了加快发展速度,口头报名即算是加入。甚至也可由别人代替报名入党。申请加入“劳动党”的人必须由劳动党成员介绍,本人签字和按手印,青年、妇女都允许参加。党费五分、一毛随便给,完全视其本人的生活状况和自愿决定。“劳动党”的活动经费,一部分来自党费,一部分是组织成员节衣缩食和卖柴草积蓄的钱。黄立众还非常注重向外地发展,要其弟黄和道利用外流机会到淮北濉溪市发展。其发展原则如黄立众所说,“要冲破一个集体到另一个集体去,这样全国就像一挂爆竹,编起来就可以一起爆炸”。为了与外地联系方便,在枞阳县、土桥等地建立了联络站。

在“劳动党”组织初具雏形后,黄立众亲自撰写《致全国同胞书》、《关于人民群众就是力量问题》和其他宣传材料,制定“党纲党章”、“惩治官僚主义临时条例”、“入党申请书”和“土地纲领”等一系列组织理论,同时编制歌谣,刻写传单,进行宣传,动员社员加入“劳动党”。

针对当时农民的生活情况,黄立众编写了一些通俗易懂的歌谣,对农民的困苦情况进行宣传,如“政府说得都好听,口口声声为人民。我农民实在难忍,哎哟,哎哟,我农民实在难忍;四两米稀饭照见鬼魂,浮肿病到处流行,田里草长得比人深。一亩七斤、八斤,哎哟,哎哟,一亩七斤、八斤”。在田头地间向当地社员宣传参加“劳动党”的好处,如妇女一天只干8小时活,月经期不下地劳动。对农民说目前的困难不是暂时的和局部的,在社会主义大家庭,就应该得到救济。并引用黑格尔的话说:“人民是大地之王,一切政党,其理论政策都是人民的工具,当它丧失了工具作用时,人民将它一脚踢开是应该的,理所当然的。”他说目前的困难不仅仅是下面的官僚主义的错,这还是上级党的错。告诉群众全国各地都有这样的活动。

他还向组织成员说,这个组织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没得吃,我们就要想办法,想偷的办法,偷不着,放一把火,一起来抢。黄立众本人和当地群众尽管有这种想法,但是由于民兵看管过严,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这样做,这只不过是群众在饥饿的驱使下一种莽撞的想法而已。他还讲饿死了许多人,以后找公社算账,去惩办那些吊、捆、打、骂社员的官僚主义干部。

除此之外,“劳动党”还购买油印机,刻写标语、宣传单,其内容有“还我民主”、“还我自由”、“反对打人骂人”、“反对夜间干活”、“要吃饱饭”等。要求解决群众粮食和冬天生活问题,要求增加粮食,改变粮食政策。

在发展武装方面,1961年元旦,黄立众利用熟人关系到无为县县城大量搜集、侦查无为县城军警布置情况,以及县公安局、民警二支队人数和武器种类等军事装备情况。曾动员土桥公社民兵教员潘荣明,让其答应在暴动时,利用职权将土桥公社民兵使用的一梃机枪和三十六支步枪全部献给暴动人员使用,并打制一批刀矛。如果武器不够,一旦暴动发生后,就有甚么用甚么,如在田里做事手里拿着锄头,就用锄头,拿着鍁就用鍁。暴动时,一家老小全部上。同时准备在暴动时,散发传单,对当地驻军进行思想宣传,企图让军队掉转枪口。

暴动的时间确定在61年春节,黄立众开列了将要处死的地方干部名单。布置徐长松抢夺临湖大队枪支,安排木匠组特制八把斧子作为武器,又召集焦兆祥等12人成立突击队,准备以500人攻打生产队、大队和昆山公社,以500人攻打普济墟农场(今属铜陵市,为关押犯人的劳改农场),劫夺犯人,扩大暴动力量。两支队伍汇合后再攻打无城,入山(大别山余脉一直延伸至无为县西南境内)展开游击战争。其计划周密而详细。正如黄立众后来所交代的,“原准备发展到一百万人才暴动,本来发展特别快,发展的社会条件非常好。可后来社员要求快点暴动,我打算将人数缩小到15000人才行动。准备足够力量全面行动,首先建立政权,建立武装斗争,将公社干部监禁起来,对那些罪大恶极、贪污腐化干部不客气,实行饿死政策,并建立自卫队来保卫人民胜利果实。对人民解放军采取说服办法,讲清我们不是造反,而是没有办法,来瓦解人民解放军……”

黄立众组织的“中国劳动党”,组织严密,纲领明确。至破案时,不到3个月时间,共发展成员119人,散布在牛埠区昆山、汪田、民权、湖陇、练溪、洪巷6个公社和湖陇镇,波及无为、枞阳、濉溪3个县、市。从其成员构成来看,普通农民占多数,另外还有地主、富农及其子弟,有受过处分的干部、被开除的学生;也有基层干部、社办工厂主任、生产队会计;还有中共党员、团员、基干民兵。参加人员社会成份的多样性,涉及面之广,在秘密状况下,短时间内参加人数之多,甚至还有党、团员加入,说明了当时存在的社会问题的严重性。

四 不屈不挠 在狱中坚持抗争

以黄立众为首的劳动党案件被破获后,在无为县引起了巨大的震动。经无为县委拟处,芜湖中级人民法院(当时无为县隶属于芜湖地区,后改隶属于巢湖地区)同意,判处黄立众死缓,吴舜臣无期徒刑,其他人有9人被判3至7年有期徒刑。

黄立众自入狱后,无为县法院曾多次组织法官对其进行审讯,凭借其政治理论修养,黄立众常常针贬时弊,慷慨陈词,始终不认错。并在狱中组织号犯,冲击监狱,写“反动黑诗”,如五言诗:“饿死千千万,家家无鼠粮。感时天落泪,悲来风癫狂。大道埋枪炮,羊肠伏虎狼。何当再北上,奏本给太阳。”“一步一陷井,井井埋活人。先生教学生,为民要忠诚。饿死千千万,为何不动心?菩萨蛮:“铁幕难买自由贵,青春誓给人民累。饿死地灰悲,遍野尸骨堆。今朝还杀人,龙心何时碎?莫学秦始皇,快获真舜尧。”

此外,黄还利用节省下来的草纸来记写他的思想,以绝食、自尽以示威,坚持“造反有理,革命无罪”,写信给毛泽东,要求狱中领导代其向省和中央上诉,自1961年至1970年在无为监狱关押期间,基本如此。

五 视死如归 大义凛然

1970年7月,解放军无为县公检法军事管制小组判决黄立众死刑,判处吴舜臣无期徒刑,其他同案犯7人分别被判处3至10年有期徒刑;8人被判管制2至5年;9人被判为反革命分子、监督生产;11人被判为反革命集团成员;有83人不定为反革命集团成员。

19世纪出了个谭嗣同!过了一个花甲,20世纪又出了个黄立众!这是中华民族的无上荣光!

特别是黄君立众,在人权至高无上的文明现代,在倒行逆施疯狂践踏人权暗无天日的中共毛泽东时代,以鲜血和生命向世界宣示:中国人民不是草芥不是屁民不是奴隶不是奴才,为什么我们只能坐以待毙?我们也是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人!

转自《公民议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