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美食广场
应天祛共  >  共匪洗脑
岁月甘泉还是洗脑鸡汤?

75193
清衣江

(一)

《岁月甘泉》由耶鲁大学讲师苏炜作词,京信通信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霍东龄作曲。两个人都是当年插队海南的知青。 《岁月甘泉》2008年9月在广州首演。以后在广州星海音乐厅一再上演,在北京、海口、天津、上海、深圳和香港演出。南方电视台和凤凰卫视美洲台等多次转播。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正式出版,一版再版。2009年11月,《岁月甘泉》获广东省文学艺术最高奖“鲁迅文学艺术奖”,同月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演。在海外,曾经在康州、耶鲁、印第安纳、华盛顿、芝加哥交响乐厅、休斯敦、圣路易、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斯坦福大学、悉尼歌剧院、德国法兰克福黑森州电视台演播厅演出。今年又将在耶鲁演出。合唱团成员都是志愿者,费用自理。曾经参加演出的乐团有中国深圳交响乐团,广州交响乐团,耶鲁大学交响管乐团和吉森大学交响乐队(Universität orchestra GieBen)等。

作词者苏炜是作家,曾发表长篇小说《迷谷》和中篇小说《米调》等作品。与小说比较,岁月甘泉不管是意境,还是文字水平,像是两个不同的人。前者是有点玩世不恭的作家,后者是比周小平还低一档的半拉子文人。难以想象, 这样的歌词,会出自他内心,体现他的文字功夫。

作曲者霍东龄位居 2005年Forbes新财富500富人榜第179名,当时身价12.4亿元。他是理工出身的商人,从来没有音乐创作经历,突然就创作了一个8-9段的大型合唱曲,有合唱还有交响乐队伴奏。

(二)

岁月甘泉从下乡开始写到多年后回去看乡亲。

出发:“远山远水呼唤我,壮歌一曲从天落!”。豪情万丈的歌词,让我想起“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在农村干活: “山风吹拂烈火,映红了我们青春的脸庞。” “山风呼呼吹,推土机车隆隆响。钢铲一声吼,突击队红旗过山岗”。一幕幕大跃进一哄而上的火热情景。一幅幅苏联共青团员,在远东战天斗地的动人画面。 “山泉的流淌,山花的芳香, 带给我亲情,带给我希望,带给我希望。” 带给她的是什么希望? 回城看妈妈的希望,还在扎根农村,永远欣赏山花芳香的希望?

据说这一段写的非常艰难,写了两个月,写完后“大病了一场”。一段陈词滥调,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艰难。好歹要写一点知青的苦,为人又不能太祥林嫂?

一场洪水,二十二个年轻的生命被毁灭。作者的悼念: “大山里静静地站立的墓碑,荒草里掩埋着沉默的土堆。那一场暴风雨铺天盖地,把多少年轻的花季粉碎,把多少花季粉碎。” 多么含蓄克制的客观描写。前面几段批发团购的情感,突然吝啬起来。你的眼泪在哪里? 你的悲愤在哪里?唇亡齿寒,难道你不感到绝望? 难道你不该怒问苍天,谁是凶手? 杀害了这些花一般的青年少年?即使今天,即使人在海外,你也不敢如此愤怒,你只敢打一点擦边球,安慰一下你自己不安的良心。

即使如此,歌词马上转到: “山风轻轻吹,青山高巍巍。不要问我青春悔不悔? 山风轻轻吹,青山高巍巍。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雨后的彩虹,对苍山无愧,对大地无愧。啊,无愧!无愧!” 这是什么意思? 作者要代表死者说,青春不悔不悔? 生命虽然可贵,他们更是死得其所,对苍山无愧,对大地无愧?

更糟的是,作者又来一段:“品尝过峥嵘岁月千般甘苦,最知道什么是幸福滋味,最知道幸福滋味。 墓碑就在前面,你品尝幸福滋味是不是太早了? 或者说回首对比那些死者,今天你更知道你幸福的滋味?”整首《山的壮想》,究竟是在悼念二十二个年轻的生命? 还是在那里莫名其妙地哼哼哈哈:悔不悔,高巍巍,无愧!无愧!幸福滋味……?

结尾,作者反复表白: “ 向大地献上,向祖国献出,献出我们,我们的爱心,我们的骄傲!” 他们无怨无悔,他们不是祥林嫂,他们只有正能量。 多么可爱的知青,让祖国(政府)多么放心,让党多么开心。 难怪在文革话题成禁忌的中国,这部知青“史诗”演了一场又一场,又是得奖又是专辑。

仿佛半个世纪前的文革宣传队粉墨登场。假大空陈词滥调, 虚假的故事,虚假的场面,平庸的文字,亢奋而虚伪的情感。在《岁月甘泉》的八股高调中,2000多万知青,一次又一次被代表、被史诗、被甘泉、被打脸。

(三)

《岁月甘泉》引起争议。苏炜辩护说:“岁月甘泉”的歌题,来自歌词“在苦难中掘一口深井”,是要把苦难的岁月历练,转换为我们今天的精神资源(甘泉),这怎么会成为问题呢?如果苦水不能转换为甘泉,我们这一代岂不是白白苦了一场?面对知青一代经历的苦难,这里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祥林嫂式,呼天抢地,鼻涕眼泪、絮絮叨叨,沉湎其中而不能自拔;一种是苏东坡式,举重若轻,积极向上,乐观豁达,“此心安处是吾乡”,“九死南荒吾不悔,兹游奇绝冠平生”。

然而大部分人,包括甘泉粉的理解,是岁月如甘泉,甘泉般的岁月。对于少部分知青,包括苏炜和甘泉合唱团员,包括笔者,与当年的苦难生活比,今天的日子像是甘泉。但是,如果生长在一个正常的国家,没有当年的苦难,没有被剥夺吃饭的权利,受教育的权利,没有被剥夺知情权,这些苦难知青中的幸运儿,获得的甘泉,是否会远远超过他们今天拥有的“甘泉”? 吃尽苦头的50后,是不是比70、80、90后更有成就?

还有更多的知青,上不了大学,更出不了国。回城有个工作,生活稳定了几年,随后就是下岗,现在靠社保。他们在乡村的岁月不是甘泉。他们在乡村的苦难经历,并没有让他们后来挖掘出甘泉。他们的苦水永远不能转化为甘泉。他们的人生,是喝不完的苦水。他们白白苦了一生,白白活了一生。

根据苏炜苦难转化甘泉的逻辑,八年抗战是不是可以称之为《八年甘泉》,犹太人是不是来一段《集中营甘泉》?

大部分知青的青春,并不美丽动人。每一个知青的青春,也许有着美丽动人的瞬间。更多的时候,是苦涩、是挣扎、是绝望、是压抑。夸大甚至编造知青青春的美丽动人,而忽视他们青春横遭摧残的历史,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然后在伤口上贴上一层胶布,在胶布上涂上脂粉,向世人展示他们身体的楚楚动人。人生也许比政治大。但是,只有中国人有投入政治的权利,有投身政治的勇气,才能避免上山下乡这种灾难重新发生。青春也许比意识形态大,但是知青的青春,就是毁于意识形态。两千万知青一代的经历,重要的是要真实记录他们的苦难,记录他们被剥夺的青春,防止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而不是以歌颂青春的幌子,粉饰他们的经历,抹杀他们的苦难,篡改这一段苦难的历史。

知青的苦难,远远没有说够。 你说他们是祥林嫂,官方则是用铁腕,封杀揭露知青苦难的声音。今天的中国政府,正在努力把文革,把上山下乡从人民的记忆中抹去。他们非常赞同苏炜先生提倡的苏东坡式,举重若轻,忘掉苦涩,编造甜蜜的甘泉回忆。

美国中文网一篇文章中国知青组歌感动卡耐基 蹉跎岁月如泣如诉 写道:

“词作者苏炜表示,他15岁去海南岛插队,当时父亲哥哥都被送进监狱,处境十分艰辛,当地老百姓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有位哲人说过,苦难是人生的财富,所以,无论现在遇见再大的难关,想想插队时所吃的苦就不算什么了。合唱指挥陆成东也是一位老知青,他说,面对苦难,不屈服,不抱怨,学会感恩,成为一个精神的强者,这就是我们所要弘扬的知青精神,也是组曲取名 《岁月甘泉》的缘由。”

经历苦难,而不思索苦难的原因,不想着纠正苦难的原因,反而把苦难当颂歌唱,只会重复同样的苦难。只会鼓励苦难的始作俑者,再次制造苦难。 面对苦难,学会感恩。 感谁的恩? 感谢苦难的制造者,给了你们一笔人生的财富?弘扬这种冒牌的“知青精神”, 让他们继续吃苦? 苏炜的父亲哥哥比他吃的苦更多,他们是不是应该更高调地唱一首狱中岁月甘泉?

(四)

据报道,《岁月甘泉》海外首次演出,在耶鲁鲁乌斯音乐厅奏响。 “当晚引起轰动,台上演员流着泪水唱,台下人含着泪水听。” 从小就浸润在这种假大空的词汇里,这种高亢的旋律中。几十年洗脑,党八股根深蒂固。海外呆了多年,一听到这样的歌词,就忍不住手舞足蹈,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顺便问一下《岁月甘泉》合唱团员和粉丝,歌中的情景和你们当年的日子,有多少相似? 这些歌怎么能够引起你们的共鸣? 《岁月甘泉》,把知青身上的斑斑血迹,点化成一簇簇桃花,以此向世人展示所谓青春的美丽动人。让世人忘掉那斑斑血迹,簇簇桃花后面铭心刻骨的痛楚,忘掉当年苦难留下的无法治愈的后遗症,忘掉苦难始作俑者的罪恶。

《岁月甘泉》,是献给苦难制造者谄媚的效忠信。他们不是祥林嫂,他们是苏东坡。他们不仅不追究,不诉苦,他们还感恩戴德。 他们“积极向上”, 靠拢组织。

一个好了伤疤就忘了痛的民族,一个伤疤还没有好就忘了痛的民族,一个总是把苦难变成胜利颂歌的民族,只有一遍又一遍重复同样的苦难。一个选择性遗忘的民族,只会像蒙上眼睛推磨的毛驴一样,一遍又一遍回到原来的起点。

原标题:岁月甘泉还是岁月鸡汤?

节选自《华夏文摘》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