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人在他乡
应天祛共  >  历史人物
40年前那一夜 台美风云变色

75192
谢佳珍、林淑媛

1978年12月16日凌晨12时30分,七海官邸内窄小房间的灯亮了,被突如其来光惊醒的蒋经国睁开眼睛,站在床前的宋楚瑜小心翼翼地向总统说了这句话:“安克志大使紧急求见。”

当时“大胆”打开蒋经国房内电灯的,就是亲民党党主席宋楚瑜,当时他是总统府秘书兼新闻局副局长,与美国驻华大使安克志(Leonard S.Unger)往来联系,让他成为台美断交这一夜的见证人。时隔40年后,他接受中央社访问,钜细靡遗地还原那一夜的风云变色,而这7小时,改变了台美中关系,也影响了世界历史。

敏感的上午9时 搅动风云第一通电话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森(Richard Nixon)破冰访问中国,还签署“上海公报”;1975年美国总统福特(Gerald Ford)再度访中。时间拉回40年前,宋楚瑜说,美国与中国每次互动,美方都会派人向台湾说明,因此当时政府对可能的发展,不是没有心理准备。

宋楚瑜透露当时秘辛,蒋经国一直把钱复对台美关系研拟的未来10个不同状况方案,随身放在办公室,显示蒋经国对台美关系变化,念兹在兹,也足见美国对台湾的重要性。

然而,1978年12月15日下午3时,安克志突然打了一通电话给宋楚瑜,多年来暗流不断的平静假象自此结束。

宋楚瑜说,安克志希望他安排隔天上午9时晋见蒋经国总统,并只提到“奉美国国务院训令,有重要事情必须向总统单独报告”。

安克志先前派驻过泰国,是资深外交官,以宋楚瑜与安克志交往数年经验,指定时间且说是奉国务院训令,这样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尤其“上午9时”特别敏感,因为美国总统尼克森派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季辛吉访问大陆,就是在台湾时间上午9时宣布,“我就是感觉不太妙”。宋楚瑜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仍令人感受到那个年代的紧绷气氛。

宋楚瑜立刻拨电话给当时的外交部次长钱复,钱复也觉得有点怪,但当下也没有任何特殊状况,两人推敲不出任何具体结果,钱复只能嘱咐宋楚瑜随时保持联系。

虽然联络了七海官邸,蒋经国也同意安克志16日上午9时的见面请求,但宋楚瑜脑海一直打转,揣测不寻常举措的背后原因到底是什么,隐隐觉得不安。

12月15日晚上7时,宋楚瑜又接到了钱复电话。钱复说:“安克志要求晋见总统,不知是否与外蒙事件有关。”宋楚瑜回忆,当下他的感觉与钱复差不多,“有点怪怪的,但不知所以”。

深夜11时40分铃声 那一夜夜不成眠

所有的猜测与不安,在深夜11时40分这一通电话响起,似乎有了头绪;安克志直接打了宋楚瑜新店家中电话,明白表达“希望提前在明天上午7时晋见总统”。

从未告诉安克志家中电话的宋楚瑜回忆,安克志当时是在美侨商会的圣诞晚会上,电话那头还有点吵。后来安克志在接受媒体记者访问时,还原了当时状况,安克志说,他是在15日晚上11时15分接获来在华盛顿的电报。

已经反复推敲一个晚上的宋楚瑜,直觉事态严重,他逼问安克志如果事情很重要,是否看在朋友份上,先给一点线索,但安克志守口如瓶。宋楚瑜回忆,当时他就直接问:“是不是那件事情要发生了?”安克志只说“我奉命不能在这个地方提”。

宋楚瑜当下提议“如果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现在就见,而不是明天上午”,安克志犹豫片刻说要请示华府,半小时后回复愿意提前见总统。

凌晨12时30分 七海官邸灯亮了

宋楚瑜透过总统办公室主任周应龙联系官邸警卫,连夜赶往面见蒋经国。宋楚瑜说,当时没有多想什么,只想尽速赶抵七海官邸把事情办完。

20几分钟后,到官邸已是16日凌晨12时30分,老管家阿宝姐早已入睡,警卫叫醒值班医官帮忙开门,宋楚瑜从侧门进入,摸黑走到蒋经国卧房。

进房后打开灯,走到蒋经国床前,蒋经国惊醒,但神色未见慌张,躺在床上问宋楚瑜:“什么事?”宋楚瑜回说:“安克志大使紧急求见。”蒋经国再问:“什么事?”宋楚瑜说:“详情还不清楚,可能有关中美关系发展的问题。”蒋经国思索后说:“你请他来。”

当时的宋楚瑜年仅36岁,正在政坛闪闪发光,他没想那么多,安克志已经在待命,“都是我自己惹来的”,只想赶快进去把事情办完;钱复事后说他是“异数”,问宋楚瑜“你怎么胆子那么大,去逼人家来见。”

时隔40年后,谈起开灯当下心情,虽说是改变历史的一刻,但宋楚瑜相当淡然,甚至还幽了自己一默。“那天晚上不能说完全碰运气,真的是奇怪的因缘”,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在这之前,所有迹象都朝着美国准备与台湾脱钩、断交的方向走;当时并非想立功,也没有想到误判问题,“如果大使见总统说没事莎哟娜啦了,那我也就莎哟娜啦了”。

1970年代,台湾仍是威权统治的当时,宋楚瑜莫名的胆量,开灯叫醒熟睡中的蒋经国,任何人想起来都会替他捏一把冷汗。

半小时历史会面 台美风云变色

历史的因缘的确神奇,谁都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几小时,会成为台美关系的重要转折。

宋楚瑜说,由于早先已联系钱复,在征得蒋经国同意,请钱复一同到官邸后,就离开卧房,蒋经国在房里着衣准备接见。

赶在安克志抵达官邸前,先行抵达的钱复向蒋经国报告台美关系相关可能情况分析。

16日凌晨2时15分,安克志带着美国大使馆政治参事班立德(Mark Pratt)抵达官邸,他为深夜求见表示歉意,但接着宣达奉命通知中华民国政府,美国政府决定在台北时间16日上午9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同宣布建交,同时强调是“提前告知”,希望上午9时才能对外宣布。

面对这个天崩地裂的重大变化,宋楚瑜转述,蒋经国听完后的第一句话是:“美国政府对这个是否做最后决定?做了决定才通知我们?”

蒋经国语气平缓对安克志表示,“中美两国这么悠久的历史,如此重大决定,竟然在7小时前才通知,本人表示遗憾,也是不可思议的事”;他还对安克志说,今后可能引起的一切严重后果应由美国政府负全部责任。

不过,对安克志希望台湾在早上9时后才宣布的要求,蒋经国没有答应,仅强调:“我身为总统,对国家与人民负有责任,何时宣布,我会做决定。”

宋楚瑜说,将近半小时谈话,没有争吵,蒋经国如同平日讲话语调,也未见疾言厉色。不过倒是安克志,对总统没有当面承诺保密一事相当不安,出了官邸,安克志还是对他一直强调,希望不要提前公布消息。

电话叫醒党政要员 危机七小时作战

安克志与蒋经国的会面,除宋楚瑜担任翻译外,钱复也在场做记录。

送走安克志后那一夜,党政要员全部被七海官邸电话叫醒。蒋经国召集行政院长孙运璿、外交部长沈昌焕、国安会秘书长黄少谷等人开紧急应变会议,确定尽速召开临时中常会、增额国民大会代表与立委选举暂停、国军全面提升战备、财经单位拟定必要措施。

同时也确定了外交部长沈昌焕引咎辞职,由孙运璿暂代,对于发表声明内容,则由钱复与新闻局长丁懋时负责研拟。

40年前12月16日那一夜,大直七海官邸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等黎明到来时,一场暴风雨才正要开始。

转自《看中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