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奧秘探索
应天祛共  >  共匪卧底
澳报告揭中共“异国采花 中华酿蜜”黑幕

74087
张婷

澳洲智库ASPI在10月底发表报告,披露中共长期派留学生在西方国家攫取军事技术。报告作者周安澜(Alex Joske)11月10日发表题为“从学生到无人机军事技术,中国共产党如何在澳洲培训其骨干”的文章,强调澳大利亚是中共涉足的重灾区。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研究员周安澜专门从事关于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及中国技术方面的研究。11月10日在《悉尼先驱晨报》上发表的文章中,周安澜再次强调中共军队将其骨干派往澳洲,以期提高技能的企图。

他表示,中共军队所倡导的这种“异国采花,中华酿蜜”战略,目标是维护共产党及其利益。他说,中共到西方国家掠取技术所带来的一个道德问题就是,这些技术也可能会被用来加强中国大陆的监控。他呼吁澳洲政府采取行动,对中共军队派出的、来澳获取知识和技能的人员进行更有效的移民审查。

中共军方派骨干到澳洲攫取技术

周安澜在其文章中披露,2009年,一个名叫王祥科(Wang Xiangke,音译)的学生作为一名访问博士生来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但王并非一名来自中国的普通国际学生,他是被中共军队的国防科技大学作为其利用全球学术专业知识实现军事目标计划的一部分派往澳大利亚的。

王在堪培拉度过了两年,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方面接受了培训。他当时撰写的多篇文章表明,他正在从事无人机集群“编队稳定性”的研究。但比他发表文章更重要的是,他从澳洲国立大学所得到的培训和技能。他来到这儿,从澳洲学习技术,但却不对外公开他的中共军队背景。

国防科技大学声称,其只资助中共党员去海外学习,并努力让他们保持对党的忠诚。

像王这样的科研人员一旦在海外完成学习或工作,都被要求回国。中共媒体《解放军报》2013年8月的一篇报导说:“近年来,国防科技大学先后有六百多人出国攻读学位或做访问学者,他们100%按时回国,成为所在单位的骨干力量。”

报导称,通过派其最优秀最聪明的人到海外,中共军方希望能够提高技能。其着重于为中共军队培养更好的人才,这点表明中共军方不再仅仅希望借助盗取技术来达到西方的水平,而是要在军事技术领域超越西方,在诸如导弹、飞机、雷达和无人机等领域超越西方军队的能力。

受益于澳洲国立大学一流的专家、资源和设施,王在获取技术后,开始为中共军方的研发服务。他在2017年告诉中国记者说:“无人化作战是人工智能应用的制高点,我们必须抓紧抢占!”

王现在是国防科技大学的副教授,中共军方明确指定他为具有特殊潜力的学者。他是一个机密军事项目的首席技术员,该项目的名称和主题尚未公布。他的博士论文,部分是他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成果,也没有公开发表,暗示其内容也属机密。

但简单的互联网搜索表明他是中共军队的“无人机集群自主作战团队”科研团队的一员,该团队致力于完善无人机集群。

周安澜在文中指出,有二十几名中共军事科学家隐瞒其军方背景到国外的新案例,其中17人作为访问学者来到澳大利亚,前往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和新南威尔士大学研究卫星导航技术。

朱欣惠(Zhu Xinhui,音译)是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的讲师,培训地理空间和信号情报人员,她于2016年成为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访问学者。但是,在该大学举办的众多期刊文章和会议日程中,朱欣惠被描述为来自郑州测绘研究所。

中共军队的“异国采花,中华酿蜜”战略

王祥科的故事只是中共军队在过去十年中挑选到国外学习和工作的2500名科学家和工程师中的一个。周安澜为澳洲智库ASPI所撰写的报告《采花酿蜜:中国(共)军方与国外大学的合作》中详细阐述了这种全球现象。

该报告的标题来自中共军方的一句话“异国采花,中华酿蜜”,来形容像王祥科这样的故事。

该报告首次详细分析了中共军队在海外大学和研究机构中的存在性质与规模。分析发现按照合著文章的数量,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德国依次是与中共军队研究合作得最多的国家。

然而,按人均计算,澳大利亚的情况尤为严重。澳洲与中共军队的合作已产生了六百多篇经同行评审的文章,可能涉及有大约三百名中共军事科学家作为博士生或访问学者来到澳洲。澳洲是五眼国家中情况最严重的一个。两名澳洲大学的教授甚至担任国防科技大学的博士生导师。

报告表示,中共军队派遣人员大多隐瞒本身的军方背景,西方国家很难了解他们与中共军队的关系。这些人员通常不会直接与东道国的军方人员接触,其参与的国际研究合作项目通常都集中在新兴科技和军民两用的科技领域,如量子物理、密码学、导航科技、人工智能等,暗中搜集相关的科技。

例如,胡昌华是一所中共军队大学导弹试验中心的负责人。他声称来自西安高技术研究所,而这一机构实体已经不复存在,其名字只存在于文档中。胡昌华到德国的一所大学访问了四个月,并没有在那里发表任何研究论文。但他为中共军队工作的重点是导弹,这应该为他访问的目的提供一些提示。

中共军队大搞科研目的是支持共产党及其利益

周安澜在其文章中指出,中共军队的研究集中在一个目标:支持中国共产党及其利益。他说,与中共军方的合作对澳洲的安全与利益构成重大风险,因为中国(中共)的战略和安全利益往往与澳洲的利益不一致。

周安澜警告说,外国与中共军队在具有宝贵军事用途方面的技术合作也会引发道德问题。其中一些人到海外学习监控和人工智能技术,同时,中共正在大力扩展使用这些技术来监视和压制异议人士。

周安澜还警告说,中共军事科学家和海外科学家之间的一些合作涉及高超音速导弹、超级计算机技术和导航系统等领域。利用合作的高超音速飞机技术,中共可以以六倍于声速的速度向全球发射核弹头。

新南威尔士大学与中共军队在超级计算机领域有着广泛合作。中共军方用超级计算机开发核武器并设计先进的飞机。利用导弹导航系统,中共军队可以更好地跟踪和攻击台湾的目标或南海的船只。

这些发现使得澳大利亚大学与中共在科研方面的合作方式受到质疑。

周安澜:澳洲政府应加强相关的移民审查

周安澜说,澳洲政府有一些可用于处理中共军队活动的工具。澳洲的“国防贸易管制法”目前正在接受一位专家“及时和必要”的审查。周安澜建议,澳洲可对该管制法进行修订,以限制敏感技术(包括培训)转让给诸如中共军队等非盟军成员。

他还说,对那些打算利用在澳大利亚获得的知识和技能,并回国开发军事技术的中共军队成员,澳洲应进行更有效的移民审查。 澳洲大学有义务更积极主动地严肃对待他们与中方的接触,确保这些接触不会损害自身安全和澳大利亚的利益。

周安澜指出,澳洲需要一个以澳大利亚的利益和价值观为基础的澳中关系。澳洲不要陷入怕惹恼中共的恐惧中,应该真正去衡量中共。“如果我们不能适当地管理和控制与中共军队的合作,我们就不能说,澳洲和中国有一个健康的关系。”

转自《大纪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