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应天祛共  >  共匪叛国
圣地的邪恶 (二):抗日战争中的阴谋和危机

73569
歪脖子树

弗拉基米诺夫发觉无论苏联小组走到哪里,康生所辖情报处的人总是先一步到达。苏联人要调查的问题,早有预先指定了的人答复。有时候旁人插嘴,一边的便衣会用眼色示意制止。偶尔有路人靠近答话,也会被便衣不客气地赶走。

弗拉基米诺夫把苏联情报小组分散到前线各个部队中去,实地考察战场。组员向他汇报的情况令人难以相信:前线部队早已经撤退到安全地带,脱离和日军接触,八路军指挥部里的人在打扑克,这种情况已经持续经年。

在一个镇子上,驻扎的日军明显地处于弱势,八路军部队依旧绕过他们。前线的指挥说,上级有命令,不要惹他们,你消灭他们几个,他们会来一大队报复。

弗拉基米诺夫了解到,自从百团大战之后,日寇展开疯狂大扫荡,抗日根据地大大缩小,抗日组织遭到很大损失。八路军被追逐的四处逃窜,处境困难,而一度被破坏的铁路很快恢复运行,被拔除的碉堡重新建起。共产党内部有人认为百团大战把日军力量吸引到抗日根据地,替国民党解围,战略上是错误的。接受这个教训就是,八路军从此对日军采用游击战术,实则游而不击,尽量避免交火,保存实力。这成为共产党1941年后的抗日方针。

早在1937年7月,毛泽东在洛川会议对高层干部作了有关抗日策略的讲话,这个讲话至今没有公开发表,称为被删除了的毛泽东语录。

毛泽东说:“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才爱国,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祖国是全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维埃(苏联),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形成蒋、日、我,三国志,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到时候我们也还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嘛!”

毛泽东还说“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总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

在毛泽东做讲话时,他还不是共产党的“绝对领导”。王明、博古、洛甫、周恩来都还有相当权力,毛泽东的话人们未必全听。彭德怀等不少人更倾向于追随王明。随着权力不断向毛泽东集中,毛泽东的抗战策略才逐渐占据主导地位。

按照他制定的抗日策略,对于国民党势力,八路军、新四军就要动真格的,中共军队伺机采取主动进攻。日军把国民党赶出去的地区,共产党军队会乘机取而代之。如果日军还没有把国民党势力清除干净,共产党就代为消灭之——称为扩大抗日根据地,打击顽固派。也有时候八路军、新四军公开向国民地方政府讨要一块抗日地盘。当地驻军不答应,那就是反对抗日了。对于反对抗日的国军,围而歼之,也就师出有名了------这样的例子屡屡重复。以致和国民党军队摩擦不断。

弗拉基米诺夫在1944年10月14日的日记这样评论:“中国的分裂是日军获胜的主要原因。这并不是中国军队的战斗力问题。毛泽东看到敌人的胜利是削弱蒋介石力量的一个因素。”------“毛泽东认为,如果蒋介石在前线打胜仗,那就是对他的政策的威胁。因此,无论如何也要削弱蒋介石,这就是中共领导所采取的政策实质。让日军占领中国土地、烧毁城镇去吧!”

1945年5月10日,刘伯承在“七大”发言总结八路军、新四军的作战历史说:“我们打日本人时总用游击战,只是打国民党时才用正规战常规战。”

弗拉基米诺夫还发现,前方尽管没有什么战斗发生,打胜仗的捷报还是频频传来。好像中共军队没有白吃抗日饭。1944年11月20日,弗拉基米诺夫写道:“中共中央主席想用谎报情况的办法,来达到很重要的目的。”“虚报是所有军队和党的工作者无一例外的惯用手法,人们别想从这里听到真实情况。由于毛的赞许,说谎已经成为一种策略------”就这样,八路军、新四军造出了他们辉煌的抗日战绩。这些战绩不仅和日本军方自己的作战记录驴唇不对马嘴,甚至在共产党内部一件事情存在着几个版本的说法。

在抗战刚结束,一个偶然的机会,弗拉基米诺夫在新四军参谋部看到一份过去的电报,令他感到十分意外。他在1945年8月18日日记中写道:“我无意中看到一份新四军总部的来电,这份总部的报告完全清楚地证实了:中共领导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之间,长期保存着联系……电报无疑还表明与日军司令部联系的有关报告,是定期送到延安来的。”

弗拉基米诺夫惊异之余,深感这是一件前所未闻的可耻勾当。

事隔3天,1945年8月21日,弗拉基米诺夫又写道:“叶剑英告诉了毛泽东,我已经知道了新四军发来的电报内容。中共中央主席跟我解释了很久,说明共产党领导人为什么决定与日本占领军司令部建立联系。”“中共领导人中只有几个人知道此事,毛的一个代理人,可以说一直隶属于南京的冈村宁次大将总部的,什么时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间谍机构的严密保护下,畅通无阻地往返于南京与新四军总部之间。”

毛泽东尽量淡化中共与日本派遣军司令部有热线联系这件事,好像两国交兵互通使者也是一种常态。 弗拉基米诺夫当时还不知道这位特殊使者就是中共著名特务潘汉年。潘汉年直属毛泽东领导,日本驻汪精卫政府最高军事顾问影佐祯照中将曾经在“六三”花园宴请这位毛泽东特使。1943年春夏之交,潘汉年和日军华东派遣军谋略课长都甲大佐达成密约:日军停止进剿新四军,而新四军不再破坏津浦铁路。使得日军作战物资可以顺利运到对国民政府作战的前线------这简直是共军与皇军共谋杀害国民政府。

共产党背弃盟友、消极抗日、积极反蒋的行径,与抗战初期发表的“八一宣言”——“为抗日告全国同胞书”所表现的高昂的爱国情绪判若两人——实际上也真是两个不同的领导人在操作。1935年8月1日,王明在莫斯科发表《为抗日告全国同胞书》(又称《八一宣言》),倡导结成统一战线,全民族抗日。这篇宣言激情迸发大义凛然,感动了全中国。它激发了一二、九学生运动并推动了民众抗日情绪的高涨。被共产党激烈的抗日宣言所鼓动,许多热血青年奔赴延安,以图抗日救亡。

“八一宣言”酝酿发表之际,毛泽东还在奔向陕北的长征路上,对此无所闻问。

王明首先提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设想。除了保持共产党在政治和组织上的独立之外,王明提倡“抗日高于一切”,“一切通过统一战线”,反对分裂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切行动。他主张对日军进行有力的打击。这些主张虽然会消耗共产党的有生力量,毫无疑问也会给共产党赢得尊重和威信。1938年武汉保卫战时期,王明、博古、周恩来等组成的长江局领导中共南方的抗日工作,凝集民气民意,完成新四军的改编和东进,和国民党建立了合作关系,为这一时期的抗战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遗憾的是武汉失守使长江局的工作黯然失色。

1943年,随着第三国际解散,莫斯科国际派失势,王明被当作教条主义和国共合作的右倾投降主义代表人物,通过整风运动被赶下领导位置,毛泽东的核心地位被进一步确认。从此,中共开始了“自主独立的抗日活动”,共产党的抗日活动成为干响雷不下雨。弗拉基米诺夫称为:“Wait-and-See tactic"

毛泽东这种观望日、蒋斗,伺机摘桃子的狡诈策略,在共产党的公开文件里是不会找到的。一直到庐山会议激烈批判彭德怀时,毛泽东才不打自招,承认了曾经玩弄过的手段。

1959年7月31日在庐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毛泽东和林彪、彭德怀之间有一段精彩对话。毛泽东的秘书李悦做了笔录 。(详见《庐山会议实录》)

林彪:平型关吃了亏,头脑发热,是弼时作的决定。

毛泽东: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内有国,蒋、日、我,三国志。

林彪:百团大战是大战观念。

毛泽东:三个师只三万二千人,号称四万八。当时打大战观念转不过来,本应该分散发动群众。

彭德怀:百团大战后,才搞武工队。这一仗是帮了蒋介石的忙,但对以后整伪军有好处。华北会议,斗了我,以后对守纪律比较注意。

“平型关大捷”和“百团大战”是中共在八年抗战中仅有的两场打日本人的大型战役,却原来都打错了。特别是百团大战,彭德怀不听指挥,擅自组织战斗,违反了纪律。以致彭德怀在华北会议挨整作检讨,被迫深刻认识百团大战的错误。

毛泽东在庐山批判彭德怀的历史“错误”的同时再重复自己的抗日方针。虽然与毛泽东的洛川讲话语句不尽相同,但是逻辑联系紧密。都表达了同样的毛泽东思想:为了向蒋介石夺权,不惜日本灭亡中国。

毛泽东还把他的“爱国主义”作了惊世骇俗的发挥:“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这样看来,东北沦陷、华北被侵、上海失守、南京破城等一系列国军连败连战的军事晦气,竟是毛泽东的爱国主义理想所期待的。

毛泽东不爱蒋介石的国,本意是不爱蒋介石执政的政权结构。正如今天更多的人们不爱共产党的国一样,这本来也是无可指责的。想让中国变得可爱一些,积极进行政治改革就是了。但是在外寇入侵,国难当头之际,民族存亡是压倒一切的大事。从抗日的立场出发,“蒋介石的国”和“中国的国”在版图上是完全吻合的一块。没有因为不爱蒋介石政权,就可舍弃中国领土的理由。无论如何也推导不出“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的毛氏“爱国主义”结论。

毛泽东在这里还犯了一个法理上的错误。他说“国中有国,‘蒋、日、我’三国志。”实则为蒋、日、陕甘宁边区——两国和一边区的形态。蒋介石所以停止围剿,反而提供统一军服、经费和武器装备改编八路军,就是因为中共信誓旦旦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立约自废国号,改“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为“陕甘宁边区”。

毛泽东还以三国志之一国自称,已经自毁誓约。

抗战初期,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蒋介石采取了以空间换时间的持久战。综合武器装备,作战技术、士兵士气诸因素,军事专家对战斗力评估一个日本士兵可以对抗8个中国士兵。中日作战的时候,国民军兵力部署也基本按照这个比例。也就是说中国军队以较多的牺牲,换取日本兵力较小的伤亡。这已经是不等价的交换,但蒋介石仍然希望以中国人多地广的优势,最终将日本消耗致死。

然而毛泽东希望把这不等价的比例扩大。让蒋介石付出更多牺牲,让中国丢失更多的土地。即使蒋介石先消耗致死,日本接管了中国那也不要紧。他设想可以借助苏联力量从日本手里收回中国统治权。所以,简单地说毛泽东是一个卖国者,也还不准确。毛泽东是一个倒卖倒买国家政权者。先把中国交给日本,然后借苏联之手再把中国赎回来。至于苏联有没有能力担当这个中间人,即使担当了中间人会从中抽取几成报酬,他连想也没有想。

反复考察中国的抗战史,让人发现这样一个结论:中国仅靠自己是不可能取得抗战胜利的。侥幸的是,日本帝国主义的狂妄使它犯了战略性错误,它偷袭珍珠港,挑衅苏俄边境,结下美苏两个大冤家。使它播下灭亡的种子。如果日本集中力量灭亡中国,在中国沦陷区建立稳固的以战养战经济体系,稳步由北向南推进,联毛灭蒋,日本这个列岛小蛇一定会成长为亚洲巨蟒。日本灭中国,最后不是蛇吞象,而是巨蟒吞猪。到时候毛泽东不做大东亚共荣国的顺民,就死啦死啦的有。

所以,抗日战争是一个日本军阀战略上犯大错、蒋介石屡败屡战、共产党趁机崛起、在苏美援助下侥幸取胜的战争。日本在中国这个战胜国面前,是败而不服,降而不恭。

节选自《华夏文摘》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