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应天祛共  >  共匪祸国
"大跃进"中的荒唐事

73044
一九五八年上半年,毛泽东提出“大跃进”的想法。根据他的指示制定的第二个五年计划,里面有大量不可能的任务和指标。毛泽东曾在八大预备会议上讲过这么一段名言:

“……历来自诩的地大、物博、人多,你有那么多的人,你有那么一块大地方,资源那么丰富,又听说搞了社会主义,据说是有优越性,结果你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你象个什么样呢?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们就对不起全世界各民族,我们对人类的贡献就不大。”

当然,他这话是给别人听的,他要搞大跃进的真实理由是他想当国际共产主义阵营老大。当老大你就得有钱,要经常“援助”各国共产党,不然谁听你的啊?

一九五八年八月,人民公社运动在全国展开,免费医疗,大食堂,政社合一,小生产被消灭,家庭不能拥有锅碗瓢盆。

大跃进的后果,要到来年才显现出来。关于大跃进的定性,毛粉们就说大跃进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高潮,却只字不提大跃进当中的荒唐事。大跃进当中的荒唐事不少,现在我给毛粉们介绍一些:

一、妇女赤膊上阵

此事出现在湖南平江县东方红公社东安大队,干部们提出:“比政治听山歌,比干劲看赤膊”,要求“男人要打(赤膊),女人也要打;媳妇要打,姑娘也要打。”还把它说成是“共产主义新生事物”。年轻媳妇和姑娘们不肯打赤膊,就立即被戴上“破坏共产主义”的帽子,干部和积极分子一拥而上,强行把她们的上衣扒光。有人说姑娘不应该打赤膊,干部和积极分子就一拥而上,把此人打翻,让他跪在地上。从上午跪到天黑,并不许他吃饭。

东安大队的“经验”立即得到了平江县委的肯定,提出“干群鼓足干劲,男女赤膊上阵!”的口号在全县推广。东方红公社更是充当先锋,开展了“赤膊上阵”的“共产主义大竞赛”和打赤膊“拔白旗,插红旗”评比活动,不管是晴天下雨,也不管是严寒酷暑,东方红的姑娘媳妇出工都是青一色的打赤膊。

二、给小麦打葡萄糖

为达到所谓高产目标,有人发明了给小麦打“葡萄糖”妙招儿。具体的做法就是:在小麦地里用木棍打好密密麻麻的洞眼,往里灌人粪尿搅拌好的稀粪汤,说是庄稼会长得快。谁知,没过几天麦苗全黄了,原因是小麦根系遭受破坏,难以吸收那么多的肥料,烧死啦。反倒是,没“打针”的地块麦苗像野草似的疯长。到了收获季节,打了针的地里,极少数麦穗随风摇晃,丰产希望落空了。结果,亩产不是几万,而是“几碗”。

三、摸月经

妇女来例假就不能出工,这是个让干部们伤脑筋的问题,妇女说自己来例假影响出勤率,关键是不知道真来假来。这一天,平江县石塔公社三和大队女社员李月莲来请假,队干部不相信,竟然要求李脱裤子检查。作为姑娘的李月莲死活不肯。队长李玉良走上前来说:“照顾你是积极分子,不脱就不脱,得让我摸一把。”说着强行把手伸进了李月莲裤子里,果然摸出了一手血,李玉良哈哈一笑:“给假三天”。

三和大队的“摸一把”,使得耍流氓成为“先进经验”在干部们中间迅速传播开了,红旗公社、拥江公社、红色公社、东风公社等纷纷效尤。而且不仅仅是“摸一把”的问题了,而是两把、三把……甚至摸起来就没个完。女社员不敢反抗,干部们乐此不疲。

四、人面畜生

随着生产的“大跃进”和“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深入发展,人民公社成了纯粹的劳动集中营,老百姓没日没夜、没轻没重地被驱赶着做苦力。这时,中共领导感到那么多人的名字不好记,于是,用数字编号取代了名字,使人变成了“人面畜生”。

五、农民“大学”

大跃进,教育也不能闲着。中共领导甚至提出:用15年时间实现全民都是大学生。于是,为“普及大学教育”,工厂、公社纷纷办起了“大学”。河南方城县城关镇在几个月时间内,开办了一所红专大学和包括卫生、戏剧、音乐、舞蹈、师范在内的九所专科学校。最典型的就是浙江钱塘江公社的“钱塘江大学”。这个公社从各大队调集木料、毛竹、稻草,搭起20多间草棚,从小学抽调来几个教师,每个大队都推荐一二十名学生,自带铺盖、钱粮,住进草棚,“大学”就开张了。学生学习少,干活儿多,名为大学,实际上是组建了个免费“光棍”生产队。

六、按“亩产”来给教授评级

大跃进时期,中共中央文教小组负责人的康生,到处作指示。他在视察北京农业大学时,提出了教授评级的新标准:教授要按所种作物的产量评级。具体就是亩产一千斤的只能当五级教授,两千斤的四级,三千斤的三级,四千斤的二级,五千斤的一级。

七、中药炼钢法

1958年1月北京召开的最高国务会议上,提出15年后超美,要年产4千万吨钢。全民大炼钢铁发动了,全国农村,城市到处都建炼钢的小高炉,连中南海里都有炼钢的小高炉,毛泽东甚至去亲自指导。全国都炼,中医们自然不能落后啊。于是,中医们大胆创造用中药炼钢,向小高炉内添加槐角、鸡胃、龟甲等中药,中药竟有炼钢铁的功能,能去氧脱硫,调解炭素,真是世界材料学上的巨大发明。

八、深翻土地

大跃进吹牛成风。在八大二次会议上,河南长葛县委书记吹牛说,他们全县100多万亩土地全部深翻了一遍,使粮食产量翻了一番。他们的做法是:先把表层的熟土起开堆放一边,再把下边一尺五深的生土挖出来,打碎,参上肥料回填,最后用熟土覆盖。毛泽东“相信”了,高兴地夸奖说“这是一大发明”,而且当即要求各县照办。

如果稍微算算,就会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种翻法每人每天翻不了5㎡。就算长葛县有20万农业劳力,其他事不干,一天也最多只能完成100万㎡,而100万亩有66,600万㎡,全翻一遍就得要666天。

最重要的是,这么搞,把熟土都翻下面去了,翻上来的生土根本不长庄稼。尤其是河南,这个省主要位于黄河冲积扇上,土壤下面都是沙子。深翻会加重土壤沙化,在成大面积荒芜。可是,毛泽东要这么干,谁敢说穿?毛泽东这么一肯定,全国就推广起来了,后来的大规模减产跟老毛绝对有关系。

九、聚家并屯

“聚家并屯”,是大跃进时期“军事共产主义”组织形式。一个县就是一个团,公社为营,村为连。拆散家庭,按男劳力、女劳力、老年人和孩子重新组合,分别住在不同连队,在食堂就餐,分配不同的劳动定额和粮食定量,不到规定时间不能见面。这是在“消灭家庭”、“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口号下的发明。

这一极端做法后来被波尔布特治下的柬埔寨发扬光大,而且波尔布特更进了一步,把“消灭城乡差别”也结合了进来。具体就是把城里人统统赶到乡下。对此,毛泽东非常赞赏柬埔寨的做法,他对波尔布特说:“你们做得比我们好,你们做了我们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

“聚家并屯”实行后,农民被迫从世代居住的村庄和住房中搬出重新洗牌,居住地发生了大迁徙。原来的自然村落变成了“男人村”,“女人村”和“老弱病残村”。由于老弱病残不进行“重”体力劳动,因此食物定量也少。实际上,以正常的标准来衡量,“大跃进”期间老年人从事的劳动也是很重的,因此很多老年人在饥饿和劳累中悲惨地死去,死时连亲人的面都见不到。

十、总路线公墓

天津市有座规模很大的北仓公墓,1958年建立土葬公墓时,正逢总路线颁布,为了配合形势宣传总路线,便将总路线中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12个字做了墓区编号,如“鼓”区,“足”区,“干”区等等,然后再在区内用阿拉伯数字作为序号,如“鼓001”,即为“鼓区1号墓”,以此类推,每个墓区可以埋几百号人。人们只想到给公墓起个“跟上革命形势”的“好名字”,没有想到这样一来就把总路线葬在公墓了。

当然,老百姓对于把总路线葬在公墓并不在乎,但是对自己的亲人赶上哪个字却很在乎,尤其忌讳“争、多、快、好”几个字,因为这几个字与“死”联系起来就成了“争着死”、“死得多”、“死得快”、“死得好”。但是,既然赶上了也没办法。大家喜欢的字是“省”,“死得省”也就是“死的少”,多吉利!

十一、消灭家庭

1958年3月22日,毛泽东在成都会议上说:“家庭是原始共产主义后期产生的,将来要消灭……我们许多同志对于这许多问题不敢去想,思想狭窄得很。”毛泽东的指示传遍全国,各地闻风而动,首先在农村办起了公共食堂。这就为消灭私有财产,消灭家庭找到了突破口。

北京市马驹桥公社高古庄分社党委书记宣布:将分社的5个村混编为3个村,男女分开居住,老人和孩子也集中居住,学生住校。用三天时间搬完。一时间,就像炸了锅,人心惶惶,各家各户行动了起来,杀鸡宰兔,把家具、门窗拆毁作为劈柴卖给了供销社。社员王瑞把家里的物件处理完后,把三只鸡都杀了,炖了一锅,老太太悲催地说:“好好吃顿团圆饭吧,明天就分开了,不知道哪天再见面了。”

湖北当阳县跑马乡召开乡民大会宣布“我们乡明天进入共产主义”,还说:“共产主义社会就是财产不分你我,一切按公有制的需要重新分配……”说到这里,乡民们一哄而散,直奔乡、村的小商店,商店立即被洗劫一空。那些早就窥视别人家物件的人,闯进人家屋里把东西拿了就走。村前的街上到处都是追鸡捉鸭的人,抓到就杀了煮了吃。

更为可笑的是张某1早就想要个孩子,无奈自己无生育能力。于是他首先跑到幼儿园抱了张某2的孩子回了家。张某2就把张某1的老婆骗了来,锁在房子里,要让她见喜给补回来。这事闹到乡里,书记说:“其他好说,这共妻的事先慢一步,等我请示了县里再说。”

十二、戴肩章

大跃进时期,河南农村还流行佩戴肩章。村干部纷纷在自己穿的中式对襟棉袄上也缝上了肩章,有的竟然还斜披着类似现在商场促销员戴的绶带,看上去不伦不类。在河南农村你经常会见到几个村干部手持大棒,穿着戴肩章的黑棉袄,厉声呵斥干活的农民和农妇。这时的农民一般都是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只是胆战心惊地一味干活,否则就是大棒子的招呼。

十三、铇坟劈棺材制造骨肥

搞“大跃进”,就要多打粮食。要多打粮食,就少不了肥料。可在大跃进时,种田所缺的就是肥料。因为刮共产风时,说什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大搞平调,前人谓之“大同”。所以鸡鸭宰了,猪没人喂了,人畜粪少了。怎么办?

在湖南汨罗,有人想出了一个使人十分反感的主意铇坟。上山铇坟,劈开棺木取出枯骨,运回社里办的肥料加工厂,制造骨肥。有一座坟,据老人说已埋葬了70年之久,挖出来后,尸体仍未腐烂,肤色仍像死时一样。只好重新掩埋了。

由于天气炎热,恶臭难闻,即使戴上双层口罩,也要使你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这些死人绝没有想到,他们死后的尸骨,会被从地下挖出来,制成肥料,而且这一切都以建设社会主义的名义。

十四、给小麦浇狗肉汤

为了提高产量,有人发明了煮狗肉汤做肥料。公社专门组织了打狗队,不管是谁家养的狗,也不管是什么品种,统统当众打死,不用开肠破肚,整个扔到大锅里煮,当然不能放盐。狗肉汤撒到田地里,结成一层硬痂,结果庄稼并没有因为喝了狗肉汤而增产反而减产了。

十五、破冰下田耕作,吃过年饭浸禾种

违反自然规律,盲目追求产量。为了让自己的田里早打出粮食,1958年湘阴县号召农民吃过年饭浸禾种,结果,因为土地还很冷,播下去的9.42万公斤的种子全部烂掉了。

十六、麦子楼

啥叫麦子楼?就是将地里的土一个小山似的大土堆,然后在上面种麦子。当时农业生产有个八字法,其中之一是密植。如科学合理,本无过错。可密植的作用被瞎指挥者无限扩大了。他们这样算账:种下一粒种子收十粒,百粒种子收千粒。以此类推,下上百斤种,便打千斤粮,用上二百斤种,可收双千斤。如再将平面地变立体,一亩变十亩,产量就是双万斤。麦子楼的设想是这样形成的。

山东乐陵城北的邢家村,为建麦子楼,遍地红旗招展,到处热火朝天,男女老少齐上阵。小伙子用小车推,妇女们用筐抬,小学生也推着小木车,车头插着小红旗,放上小篮子,排着长长的队伍,投入到运土的行列中。土山似的麦子楼,麦种撒下一千斤。麦苗出土,一片翠绿煞是好看。谁知第再往后,因麦苗太密,相互争水分和养料,加之土堆高,干得快,先绿后黄,逐渐枯死,得了个种下千颗籽,麦无一粒收的后果。

十七、公鸡孵小鸡

据当年的新华社报道说,陕西蒲城县林吉村农业社社员已经试验由公鸡孵小鸡成功。试验的方法是:割去公鸡的生殖器,用两杯酒把它灌醉,在醉酒期间,让醉鸡去孵小鸡。这样经过三天后,公鸡就不离蛋了,可以一直把小鸡孵出、养护到大。

十八、注奶猪

“大跃进”运动中,河北正定畜牧科技人员发明了这种新技术。具体做法是:在猪的甲状腺上用注射5~10毫升牛奶,猪就会安静老实,据说这样猪整天除了吃食外就是睡眠,每天能增长一公斤的肥肉。此发明被当时的领导强令推广。正定县高平村没有奶牛,领导们就要喂孩子的母亲们献奶,规定每人献奶十毫升,由兽医给猪注射,结果是注射了人奶的猪没增肥,而且还死了不少。猪虽然死了,但是不能说,社员们还得报喜,说这是大好事儿。

这些仅仅是大跃进荒唐事的极少一部分,主要发生在湖南、河南、河北、陕西和山东,全国的荒唐事还多着呢!

原标题“让人膛目结舌,这些大跃进中的荒唐事”,转自《看中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