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应天祛共  >  时政评论
“新时代”白眼事件的启示

71675

 中共二零一八年的“二会”,进入所谓“新时代”之后果然爆出难得的亮点,即轰动一时的“翻白眼”事件。

在三月十三日的中共“人大”会场,有位自称“全美电视台执行台长”的红衣女有幸获得向共党高官提问的机会。然而这位“美国记者”一开口就不断露出破绽。首先故意炫耀其“执行台长”的行政职位,反映出典型的党文化官本位做派,与正规西方记者的风格不符。而那不疼不痒的垃圾问题,完全没有新闻价值,很难想象出自专业美国记者之口。再加上她口口声声“我们国家”的习惯用语,更加暴露了她中共党国记者的真实身份。这还不算,她那一副讨好的媚眼,做作的腔调,冗长的陈述,引得她身旁的蓝衣女士频频施以白眼。可红衣女意犹未尽,继续那裹脚布般的提问。已在“二会”空话套话里煎熬十几天的蓝衣女士,终于忍无可忍。只见她通过转头,屏气,扬颏,翻眼,蹙眉等组合动作,抛出一强力版大白眼,将胸中久聚的郁闷、鄙视与厌恶,酣畅淋漓地呈现在收看直播的中外观众之前。沉闷无聊的“二会”霎那间被推向高潮,引来网民在社交网站一面倒地点赞。百无聊赖的西方记者自然不会错过这一突发事件而争相报道。二零一八年的中共“二会”,将因这一“史诗级白眼”(《纽约时报》语)而载入史册。

“白眼事件”发酵后,无知无畏的红衣女很快被大陆网民起底。她发迹于中共喉舌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主持过多种洗脑类节目,其中一次身着共军军服,或有军方背景,亦或假共军。后来频频出入共党各类活动、会议,其间不断变换身份,从主持人到记者,从国内到国外,计有中共外交部《世界知识》杂志记者,香港有线电视旅游与经济台“执行台长”,全美电视台“执行台长”等。很显然,红衣女在党媒粪坑里侵淫已久,是深得党妈赏识的伪记者,其所任职的“全美电视台”极大可能为中共豢养的假外媒。

这次 “白眼事件”从几个方面看都不同寻常。

近年来,中共极权暴政魔性大爆发,在镇压围剿维权律师、冤民和良心人士的同时,对舆论的管控也越发肆无忌惮。二零一六年二月,中共邪党党魁在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露骨地要求党办媒体必须“姓党,爱党,护党”。中共央视更公然打出“党媒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文革式奴性标语,极尽吮痈舐痔,令人作呕

中共极权何止要党媒姓党,对外媒也开始“一视同仁”。去年“二会”前夕,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萨德沃思(Sudworth)在湖南采访时,就曾被共匪恶徒骚扰阻拦,采访设备被砸毁,萨氏被迫道歉和签署“非法采访”悔过书。今年年初,北京外国记者协会的年度报告显示,半数受访记者曾遭受过骚扰、阻挠甚至暴力。在一月三十号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当场质问谁认同意这份报告的指控,不可思议的是,竟没有一位西方记者有勇气举手!难道在场的都是象“全美电视台”红衣女那样的假外媒?

幸好两天以后日本《产经新闻》记者回呛中共发言人说:“上次我不在场,但今天我要说,我同意外国记者协会的报告,因那上面的很多指控我们都亲身经历过”。遗憾的是,日本记者势孤力单,没有得到其他西方记者的呼应。而身为党媒记者的蓝衣女士,却敢于在“二会”公开场合表达对党媒红人的不屑,与上述西方自由媒体颇为反常的集体沉默,形成反差。此为不寻常之一。

事实证明,沉默是无济于事的。就在白眼事件发生前几天,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施密特(Schmidt)及助手在北京东直门附近就修宪采访路人时,被中共党警拘留,采访录音被删除。施密特本人还被威胁签证将不保。

中共 “人大”对记者开放,还是拜中华民国前立法委员黄顺兴先生之赐。黄先生一九八六年来大陆定居,两年后就任中共“人大”常委会委员。他很快发现,所谓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远不及被中共称为独裁的国民党政权。他问道:“人大号称最高权力机关,类似现代国家的国会,国会怎么可以不许记者进会采访?国会讨论的情况怎么可以不马上传播出去与大众见面?外面的意见怎么可以不迅速返回来?”。其实,黄先生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中共的“人大”只是“类似”正常国家的议会,有名而无实。不过,当时的中共开明派赵紫阳、万里等还是接纳了黄先生的建议,从第七届“人大”开始,少量记者被允许入会观摩。

再回到今年的第十三次“人大”,数倍于彼时的记者可以入场采访了,包括当年不多见的外媒记者。但黄顺兴老先生若再生,只会更加失望。中共党国的记者会,充其量只是“类似”正常国家的记者会。就好像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关,实际上是个假议会,名义上的记者会只是以另一种形式,替共党作宣传,用中共特色的套话空话废话给大众洗脑。而且点谁提问,问什么问题,可能都是党妈事先安排好的。至于外媒记者,要么不被点名,要么叫几个滥竽充数的假外媒。对西方记者而言,除非敢于亮出媒体作为第四权的锋芒,否则出席这种假记者会,都是对自身职业的侮辱,等于为共党造假捧场。

然而类似的假记者会在“人大”年复一年地上演,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对党媒记者的套路,假外媒的无耻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继而麻木不仁,听之任之了。就如同白眼事件视频截图上那位男性无名氏,面无表情,一脸平和淡定之状。在高压下自律,在谎言中沉默,这正是中共所要达到的舆论维稳效果。不料党妈近乎完美的假记者会,竟被蓝衣女士出其不意地以几个白眼破局。无论蓝衣女士的原始动机为何,客观上确实揭露了共党的虚伪下流。她用无误的肢体语言,喊出了皇帝的裸装,言黄顺兴老先生所未言。在党媒姓党的红色恐怖新时代,尽管蓝衣女士只能以翻白眼行使言论自由,但她毕竟用行动打破了沉默,在一片黑暗中爆出一丝难得的火花,无意中起到了某种令共党恐惧的示范作用。此为不寻常之二。

欺骗造假是中共的本质特征。中共之所以能存活至今,除了红色暴力之外,就是欺骗造假,谎言洗脑。白眼事件并非简单地曝光了一个假外媒,其最大意义和启示就是,拒绝认可虚假,揭露事实真相,回到真实当中。

假外媒出没的中共“二会”是假议会,出席会议的男男女女是假代表,“当选”的党国官员当然也是政治赝品。出产假议会,假代表,假官员的国家也不是真正的中国。这就是最大的真相,根本的真实。

仅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称来看,字字都虚假。

中共从作乱到篡政,就是一部摧残、变异、毁灭中华文化的历史,而中共发动的十年文革和已持续近十九年的镇压法轮功运动,则是对中华传统文化和传统价值观的空前浩劫和颠覆。中国传统文化已被共匪的红色文化所变异,所取代。中华文化保存最完好的地方,并不在共匪统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是处于台澎金马的中华民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大特色,是就凡冠以“人民”的东西恰恰不属于人民,如“人民共和国” “人民政府”,“人民军队”,“人民警察”,“人民日报”。今年“二会”期间 “人民代表”们被美国之音记者追问其当选“得票率”时,要么一脸错愕,要么落荒而逃。在北京街头受访的路人,没有一个参加过“人民代表”的选举,也不知道“代表”他们的是何许人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尽管物质生活有所改善,但依旧是中共极权暴政下的政治奴隶。

至于说共和国,凡是没有自由公正选举的国度,尽管有共和国的名号,实际上则是徒有虚名的伪共和。中共党魁可以担任共产邪党的主席、书记,却没有资格作国家主席,因为牠未经民选。这次中共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引来的争议,多少有些文不对题。修宪是民主国家的议题。中共极权炮制的宪法,就象“人大”假议会一样,除了装点门面,愚弄世人之外,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无须浪费笔墨讨论。在中共独裁体制下,真正主宰中共党国的不是什么国家主席,而是共产邪党高层的决策者。无论伪共和国主席任期有无限制,中共执政本身都是非法的,中共邪党犯罪集团的终身制才是问题的实质。对此法轮功同胞的态度最明晰,即解体中共,终止、清算其罪恶,没有商量的余地。共党独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共和制风马牛不相及。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共(苏俄儿党)打造的冒牌货,是个被中共变异了的盗版中国。中共极权暴政不满足于党媒姓党,牠还要学校姓党,公司姓党,机关姓党,城市姓党,乡村姓党,全民姓党,牠要整个中国大陆统统姓党,甚至包括外媒外企,牠要全覆盖,牠要管控一切,牠邪恶至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真实内涵就是其中的三个字“中共国”,也只有称之为“中共国”才恰如其分。包括假记者,假外媒,假议会,假共和在内的种种山寨现象与山寨品种,都是中共国的“中共特色”。“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属于中国人民,与“满洲国”一样不是真正的中国。

这次蓝衣女士以白眼曝光伪记者,假外媒,不仅大快人心,也可以说是个“新时代的创举,开启不拘一格打假,灵活自主抗议之先例。与之相呼应,海外大陆留学生也发出“从来不是我的国家主席”的呼声。打假从假外媒打到假主席,是个很大的进步,但还远远不够。打掉造假恶源之中共邪党和中共非法政权,将中共邪党及“中共特色”从中国剥离清除殆尽,恢复中国之本色,还国人以自由之身,才是中国人民的当务之急和历史责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