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应天祛共  >  共匪乱华
中共制毒、贩毒的邪恶传统

69346

张又普

第一节:南泥湾

我小的时候中国的歌曲不多,歌星也很少。郭兰英就是那时一位非常有名的歌星,一曲《南泥湾》令我永生不忘。歌曲《南泥湾》歌颂的是1942年以王震为首的359旅进驻南泥湾,搞“大生产运动”的故事。

南泥湾,位于陕西延安城东南45公里处,自古以来,土地贫瘠,荒无人烟。1941年,八路军120师359旅进驻南泥湾开荒种地,发了大财,一举解决了陕甘宁边区的财政危机。后来的艺术家们把南泥湾歌颂为:“遍地是牛羊,陕北的好江南”。

成年之后,我重新阅读当年的歌颂文章,不由产生了疑问。首先,359旅为什么要进驻南泥湾开荒种地?因为那里土地贫瘠,寸草不生,不长庄稼,没有人烟,这才有荒地,才能去开荒。肥沃的土地早都被当地农民开发成农田了。359旅进驻南泥湾后,种植了一种经济效应极好的农作物,能在贫瘠的土地上长势良好,当年种当年收,且非常赚钱,使得南泥湾成了“陕北的好江南”。请问这是什么农作物?在陕北土生土长几千年的陕北人民为什么没有种植这种农作物?按理说,359旅走后,当地农民应该接续种植,继续让陕北成为“好江南”。然而,当地的农民并没有接手,南泥湾又恢复了荒无人烟的原貌。列位看官中有一些人很了解陕西,都很清楚,就自然条件而论,传统农业生产有可能让陕北成为“好江南”吗?为什么陕北农民没有继续种植这种能发大财、能成为“好江南”的农作物呢?

历史研究指出,359旅种植的农作物,其实就是罂粟。俗称的鸦片(opium),又俗称大烟,就源于罂粟植物蒴果,其所含主要生物碱是吗啡。这种植物适应能力很强,能在各种贫瘠的土地里生长,当然也包括南泥湾。南泥湾的罂粟经简单提炼,成为黑色的大烟后,再由八路军武装押送,运往南京、上海、北平、天津一带销售,大发横财,终于使南泥湾由穷变富,成了“陕北好江南”。359旅走后,当地农民没有能力武装押运毒品,赚不来钱,南泥湾自然就又成了不毛之地。

关于南泥湾种鸦片的历史问题,感兴趣的看官可以参阅下面的链接: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陕甘宁边区

http://www.aboluowang.com/2013/0128/280875.html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3/08/03/2559109_print.html

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65083

第二节:为人民服务

文革期间人人都要学习“毛著”,其中有三篇文章最有名,那就是“老三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和《愚公移山》。那时我年幼无知,跟着大人每日诵读,以至于我至今都能把《为人民服务》背下来。回想起来真是浪费了宝贵的时光,那时如果趁着幼时记忆力好,多背一些英语单词和句子,那会多么有益于我今天在美国的生活!

1944年,中央警备团战士张思德因工伤事故去世,在他的追悼会上,毛泽东为他致了一份悼词,这就是《为人民服务》。那么,张思德是因为什么样的工伤事故去世的呢?文中并没有提及。1954年中共中央正式出版了毛泽东选集第三卷,将《为人民服务》收录于其中的第230页,在其脚注中,毛泽东选集编辑委员会的人写道:“张思德,四川仪陇人,中央警备团的战士。他在一九三三年参加红军,经历长征,负过伤,是一个忠实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员。一九四四年九月五日在陕北安塞县山中烧炭,因炭窑崩塌而牺牲。”

成年之后重新阅读该文,得知许多人和我一样产生了疑问。大家都知道陕北位于黄土高原,土地贫瘠,绿色覆盖率极低,从而造成了严重的水土流失,从空中望去,一片黄颜色。烧炭的原材料是树,是森林,然而几千年来陕北就没有森林,也从来不曾有过烧炭行业。陕北有许多窑洞,却从来就不曾有过炭窑,脚注中张思德死于“炭窑倒塌”一说显然是谎言。或许是那位作脚注的书生不了解陕北的地理特色,为掩真相,信口开河,而错用了他自己家乡的环境概念?既然谎言露了马脚,人们不禁要问,不是炭窑,那会是什么窑?

那时,以王震为首的359旅在南泥湾大规模地种植罂粟,收获后分送到陕北各地,利用土窑洞,因陋就简地烧制、提炼,炼成大烟后,再由八路军武装押运销售。张思德出事的窑洞正是用来烧制鸦片的,叫它“炭窑”实在张冠李戴。很不幸,窑洞不知何故,突然坍塌,将正在提炼鸦片的张思德同志砸死。毛泽东为此专门写了一篇悼词,号召大家向他学习,却不料也引起了后世人探究张思德死因的兴趣。

第三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本文所述内容都是我亲自做的社会采访,不是从哪篇文献中援引的。希望这篇文章能引起众看官们更多的讨论,如果认为我说的历史事件与事实不符,也欢迎怀疑和批评。同时更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能够引起大家对偏远省份新疆的关注。

按照中国的行政区划,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五省区为西北地区。我生长在该地区最东边的陕西,与最西边的新疆相隔甚远,从来没有去过一次,以前也不太了解新疆。

定居芝加哥之后,稀少的中国人很自然地就聚集到了一起,大家自发地组织了一个名为《西北同乡会》的朋友会,每年聚餐一两次,由此使我认识了十几位来自新疆的朋友,并从他们的嘴里知道了一些新疆的故事。这些朋友全都是汉族人,几乎都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第二代。

2005年,芝加哥地区的报纸刊登了一篇我的一位新疆朋友的文章,大意是说,1970年代初期,他中学毕业时作为返乡青年,回到了父母所在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始在乌鲁木齐西北方向的石河子军垦农场务农。他们负责的农作物是罂粟,他们大规模地种植罂粟,提炼鸦片,再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押送到香港一带,转往世界各地销售。

此语使我大为震惊,我很早就听说在井冈山、瑞金、南泥湾种植鸦片,但从来没听说1950年之后竟然在新疆大规模地种植鸦片。在此后的一次朋友聚会中,我专门采访了作者本人,他对我说,文中所述全是事实,他本人亲手种植过罂粟。此后,我又有计划地采访了四、五位来自新疆的朋友,他们全都异口同声地对我说,文中所述全都是事实,他们全都亲手种植过罂粟。他们还对我说,自从1950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以来,罂粟就一直是最重要的农作物之一,是兵团最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正是持续了五十多年的毒品生产、销售所创造出来的巨大利润和财富,才使得新疆有了:”边疆赛江南”的美誉。建设兵团是半军事组织,军法如山,若犯泄露国家军事机密罪,后果不堪设想。他们来到美国,加入美国国籍之后,才有勇气将真实情况公开发表在美国芝加哥的报纸上。

在我的追问下,他们还对我说,1990年代以后,改革开放的风潮从沿海吹到了新疆,资本主义的多种经营方式极大地改变了新疆的经济结构。此后,毒品交易的财富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小,再加上国际舆论的抗议和毒品交易给中国本身带来的灾难,罂粟的种植面积逐年减小。从21世纪初开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不再从事与毒品有关的生产和销售,石河子农场持续了半个世纪之久的毒品生产贸易划上了终止符。

原标题“毒品生产”,《华夏文摘》9/22/2017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