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应天祛共  >  邪灵附体
最昂贵的政党是中国共产党 (二)

68621

 穆正新

第六项,党的喉舌以及为党宣传项目中开支的养党费用。

宣传,是共产党花钱力度最大部门。利用现代大众传播媒介的强大影响力来欺骗操纵影响人民,是共产党政权得以存活延续的保命法术。为了保命,共产党花钱决不手软。这方面的养党花销数额巨大,可能占到中共整个养党开支的三分之一。但由于这方面的开支非常庞杂,很难估算。这里把一些滥花公款的现象列举出来。然后做一个粗略的估计。

西方竞选期间,各党花不少钱上电视台做广告。那些广告基本是按秒算钱的,时间长了吃不消。而中共的喉舌电视台每天都必须美化党的领袖,吹捧党的政策,攻击党的敌人,欺骗党统治下的人民。这些节目绝不晃几秒就过去的。而是数分钟甚至数小时地延续下去。如果按照正常价格购买电视电台广告时间这样做的话。每天该支付多少钱?

西方媒体也追逐报道政治领袖。但注意力集中在领袖人物的丑闻和弱点上。而中共垄断下的成千上万媒体只能为树立党的威望歌颂党的恩德而工作。谁能算得清,有多少中共官员受到公款制作的影视作品和音乐戏剧的歌颂?这方面花钱最多的是毛泽东。他的威望因而最高。“老一辈”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只要不在党内斗争失势,都享有公家出钱编制的音像作品的歌颂的服务。1990年代有段时期不知来了什么毛病,掀起了一阵歌颂政治局委员爹妈的热潮。江泽民的继父(江上青),李鹏的养母(邓颖超)、生父(李硕勋)和生母(赵君陶),邹家华和李铁映的父亲(邹韬奋、李维汉)等等都出了专门的影视片子。而李鹏自己几乎天天要出镜,那一阵的中央电视台简直就成了李鹏的“全家福”表演站。李鹏父亲的电视片前后至少出了三部(10集电视连续剧《李硕勋将军》、6集电视文献纪录片《李硕勋》、电视纪录片《革命烈士李硕勋》)。不但在电视上生辉,还要在各地光耀。李硕勋故居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四川高县建了他的纪念馆。海南海口市建了他的陵园、纪念亭。还把海口市一条路命名为“李硕勋路”,把一所学校命名为“硕勋学园”等等。这一切都是用借助国家权力动用国家公款办到的。不是以权谋私又是什么?问问各国财政官员,他们国家财政开支里有没有这一块?美国纳税人能不能允许小布什从美国财政里拨几百万请好莱坞拍部歌颂老布什的电影?

宣传毛泽东思想和党的路线不算经济账。这是几十年来的既定规章。在文革前后十多年时间,国家计委制定计划时必须把宣传毛泽东思想列为国民经济建设的首要任务。资金、设备、材料、人力,技术等资源必须绝对保质保量供应,不得挪用,不得延误。1960年代中国遭受严重饥荒的时候,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工作不但没有减缓,还增加了力度。那几年里大多数国民经济社会统计数字都下降了,只有人口死亡率和毛泽东的威望等少数指标保持了同步增长。这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奇特的现象。宣传共产党及其领袖的电影戏剧总是兴师动众搞全国性协作。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动用十几个省市和各军种的宣传力量,经历一年多才完成。九十年代拍摄电影“大决战”,总导演李文化向外国媒体透露:初步预算七千万人民币,但实际耗费在两倍以上。影片动用全国5个军区100多万部队和大量人民参加拍摄。陇海铁路被停运几十分钟以拍摄“实景”。天津市封锁市区最繁忙的交通地段达十几个小时,市政府大楼被用于拍外景,故意把上百个玻璃窗打破。一部电影,直接成本就上亿。还有这扰民伤民的间接损失怎么计算?

还有,宣传党的书籍出版了、报刊印成了、电影电视拍完了,但是没有什么读者观众怎么办?有了公款就好办。共产党无非再动用些资源进行推广罢了。当年推广毛选,搞到人手一册至多册的程度,以便你在车间、在地头、在家里、在办公室、在旅途中、在病床上等都能读毛选。免费赠送毛选成了制度。下乡时送一套、返城时送一套、招工时送一套、参军复员、入学毕业、住院出院、结婚离婚等等都是送毛选的时机。社会主义是按劳分配,共产主义是按需分配,毛选则是按书分配,印多少就得送多少。而毛泽东在动用巨额公款给自己编制发行著作之后竟然还收取了上亿的“稿费”。近年来为现任领导人公款出书情况收敛了一些。但为美化中共以及“老一辈”高级党官而大量动用公款编写出版宣传物的情况仍然十分普遍严重。各级图书馆中“革命史”、“革命事迹”一类的出版物早就堆积如山了。然而中共仍然不知疲倦地组织力量编写发行着。

党报党刊没人订?于是就靠行政命令搞强制订阅,每年各级党的宣传部都要开一次“党报党刊发行工作会”,下指标压任务,外加“私订公助”、“集订分送” 等等花样软硬兼施保证党报的“稳定发行”。对于乏人问津的革命电影,则采用公家出钱买票,组织干部群众观看的方法。不惜中断正常工作在上班时间组织观看。幼儿园教师“接上级通知”要去看革命电影,家长就必须提早半天把孩子接回家。这样的事本人就经历过多次。

铺天盖地的宣传,必然要花掉铺天盖地的钞票。我们知道中共在媒体、出版、影视艺术等等方面的养党护党花费是巨大的,粗略估计应该不少于一百五十亿元人民币。

不但要搞正面宣传,还要压制“敌人的声音”。中共干扰国际广播,封锁网络的强度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而干扰封锁需要昂贵的设备和大量人力。有中国学者指出,苏联曾在所有人口20万以上的城市里设立了干扰台。到1980年代中期,全国大约有3000部干扰机,设置费用共花了约 2.6亿美元,每年还要花维护费约2.5亿美元。这笔费用比苏联办国内广播的经费还要多。鉴于中国人口众多,20万人以上的城市数量是前苏联的好多倍。中共封锁真相上一向是不惜血本,宁滥勿缺的。因此在干扰国际广播方面所花的钱肯定是前苏联的许多倍。此外中共还要在东南沿海省份压制港台电视节目的传播,更要对电脑网络和电话手机通讯等进行严密的政治性控制和封锁。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因此,保守的估计,中共在此方面的每年的花费不会少于20亿美元。即在一百六十忆人民币以上。

此外,中共还有一项很大的“革命传统教育”的开支。就是为共产党自己高级党官以及英模人物建立纪念馆纪念碑物。共产党的历史实在充满了罪恶。它掌权以前大部分的时期里都是搞武装暴动割据国土建立洋式马列政权。在抗日战争时期它是躲避日寇袭击国军破坏抗日的。出兵朝鲜则是支持侵略者服务于苏联帝国的野心。这些历史的真相对共产党很不利。为了对抗真相美化丑恶的过去,为了粉饰本党及其领导人的形象,中共不惜工本修建了大量的纪念馆纪念碑和其他纪念建筑物。这些设施的投资和维护费用由民政事业费中开支,挤占了扶贫、抚恤方面的资金。这类建筑物早已多到泛滥成灾的地步,但各地每年还在抽调资金用于新建扩建和维护。网上可以看到很多这种兴建“红色旅游”线路的消息,动则投资百万、千万甚至更多资金上去修陵树碑建堂立馆。照看这些碑亭堂馆亦成为党官们安插亲属吃财政供养的好机会。新华网报道过某地居然可为一座只有三个墓碑的陵园安插二十多份职位的奇闻。全国这方面的花费,每年应达数十亿元。按三十亿计算。

第七项、资助他国共产党及其武装力量的非法外交费用。

中共在夺得政权之后的头几十年里向外输出革命。资助着几十个国家里的共产党和反政府的武装力量。有些是暗中进行的,有些则是公开或者半公开的。这些行动耗费了人民大量的钱财。给中外国家人民都造成了灾难。这种对外资助无助于国家间正常的外交关系。相反这种粗暴干涉他国内政的行为破坏了中国和邻国的正常关系,激起了邻国的反华浪潮,给华侨造成了惨重的损失。因此这些钱称为“破坏正常外交关系费”比较妥当。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共一九六五年支持印尼共产党搞武装政变。造成印尼与中国断交,并在印尼激起了长达几十年的反华排华浪潮。但是毛泽东不在乎。因为他是受益者。败坏中国国际形象地活动总会导致毛泽东在国内威望的提升。因为中共喉舌可以不理睬各国舆论,单单报道海外亲毛组织认真学习“毛选”,运用毛泽东的“武装斗争”、“农村包围城市”等方针去战斗并且“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消息 。这些虚假消息对国内人民有很大的愚弄作用。毛泽东就从“中国人民的红太阳”顺利升级成“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了。

还有些洋人利用毛泽东这种挟洋心态搞欺骗,骗走了不少资金。BBC曾经报道说,荷兰秘密情报人员贝维伪装成一个荷兰共产党的领导人骗得毛泽东的信任。在中苏决裂之后中共为贝维出资成立荷兰马克思-列宁主义党。还出钱供贝维周游世界。所花费的资金在一百万英镑以上。在1970年代,一百万英镑不是一笔小钱。但中共不会在乎,老毛更不在乎。就算知道了真相,毛泽东也不会心疼。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这个洋人只要每年七一或国庆节打着西方“反修”政党的旗号给毛泽东发一封贺电,就足够让老毛增添不少“自重”了。

邓小平掌权后,为了引进外资挽救中共的濒临破产的经济,需要和东南亚各国修好。于是邓断然背弃了东南亚各国里那些忠心耿耿的“兄弟党”。中止了对他们的支援。听任他们被本国政府军队一点点围剿消灭。从此后中国与东盟各国的关系就正常化了。这也反正了毛泽东那些“援外”支出对正常外交关系只有破坏性。

现在中共不再支持外国的反政府武装力量了,这是好事。但中共中联部对外活动仍然很频繁,其任务仍然是联络世界上残存的“兄弟党”,为挽救必定衰亡的国际共运进行最后的努力。这个必定失败的努力继续耗用着中国纳税人的钱。

此外,中共这些年来把越来越多的资金投放在海外媒体的扩展和收购、社会团体的渗透、加强公关运作等方面。根据大纪元揭露,中共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不断扩大向世界传播的范围。原本只要6-8颗卫星就可以把全球覆盖住,而中央电视台却在全世界租用了37颗卫星!中共希望操控海外华人组织和华文媒体为自己所用的意图是很明显的。光是为了压制法轮功就进行了多方面多年的努力。为了中止新唐人电视台与欧洲卫星公司的合约,中国有关公司向欧卫提供大批合同。这种明显带有政治意图的大规模利益输送,没有中共的背后支持是不可能的。中共在海外扩张势力的规模是很大的,所耗用的外汇也不是个小数目。估计每年应该达到数亿美元。这里且按二十亿人民币估算。

以上七项的总和,为两千二百六十多亿人民币。这就是我估算出来的中共每年所耗用的养党费用。我知道大陆有学者声称当前单是中国官车的车费每年就达四千亿元。而我估算出来的养党费才刚过该数值的一半,因此我可能估算得太保守了。但我觉得我的算法有理,就不打算去改它。不过毕竟由于资料不足,又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估算。难免会有误差。衷心欢迎读者挑剔纠正。经过不断地改进修正,最终总会找到比较精确的估算值的。只要这篇文章能够引起人们对中共经济消耗量和剥削量的更多分析与思考,我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五、 雨露滋润禾苗壮,公款养肥共产党。

这世界上最具有“中共特色”的事物之一就是公款养党。公款喂养和 “伟大光荣正确”政党之间的联系十分紧密。包括金正日那个王朝在内的全球仅存的几个“无产”阶级政权无一例外地被公款养得十分光鲜肥壮,就是鲜明的证据。而苏共到俄共的变迁,也从另一面提供了证据。我们都记得苏联共产党曾是怎样地荣耀。叶利钦把该党取缔并将其财产收归国有。但并不阻止苏共换个名称重建。叶利钦毕竟是老共产党员,对共产党的生存机制一清二楚。深知“恢复无产阶级本色”乃是打击和共产党最有效的措施。果然不出所料。换名成立后的俄罗斯共产党,在规模上仍为俄罗斯头号大党,且其党员也还占据着政府、军警保安以及学术机构里面的大部分要职,各方面条件都很强。仅仅因为失去了公款喂养的条件,该党维持“伟光正”形象的任务立刻就难于李白过蜀道。谁不相信这个说法可以去问问俄共中央宣传部,看他们下一次“百部优秀革命传统影视作品大推广”的计划何时能启动?资金设备何时到位,专业技术人员和何时配齐?作品出来后如何组织各条战线干部群众观看讨论接受教育等等。我想可能还不等你问完,他们就会回答说:党库里那几个卢布还不够给中央领导以及老布尔什维克亲属们供应伏特加呢。革命传统教育的事就先放一放吧。

最令人称奇一点的是巨额公款能养出一个党的“大公无私、艰苦朴素”形象。如今普通中国人并不会觉得自己辛苦纳税供养着一个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反倒坚信是其他国家那些需要借党员的家开会的穷党们在搞“金钱政治”。中国老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鬼推磨”是怎么样的,没人看到过。但共产党借助公款的确做到了“有钱能使鬼蒙人”。公款鬼蒙人的特点是多方位大剂量天天蒙月月蒙年年蒙。中国人从童年开始所接触到的教师、干部甚至长辈以及所有的文字和音像都反复地说,不是人民供养了党,而是党养育了每一个中国人。你有饭吃有衣服穿是党恩,你能上学是党恩,能成长能进步都是党恩。你“自然而然”地确认了共产党的无上威严和恩情。党没有告诉你说党花了多少钱来养自己,你也会“自然而然”地觉得党中央和各级党委领导们没花钱就拥有了办公大楼,就有了优厚薪俸,就能坐着豪华小车到处转等等。这里你丝毫感觉不出这严重的能量不守恒。你只是从心里觉得拥有这样的党除了幸福还是幸福。

不由分说强征每个人100元用于养党,这党一定要遭到人民痛骂。再强征每个人200元,100元用于镇压对党不满的声音,另100元用于对人民进行“正面思想教育”,这党就会受到人民高度拥护。这就是共产党的“辩证法”最绝之处。花钱力度和额度登峰造极时,“无产”阶级政党的光辉形象就树立起来了。厚至而成无形,黑透而显无色,奢极而成“无产”。这是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能出现的一次恶迹。

(原文首发于《北京之春》2005年10月号)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