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trashingccp]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trashingccp  >  还原历史
靠绑票维系的苏维埃政府财长——方志敏

68311

 方志敏这个名字,对于1949年之后的几代中国人都不陌生,他狱中所写的《清贫》《可爱的中国》曾被选入大陆的中小学课本,让无数懵懂少年为之热血沸腾。方志敏对革命的忠诚和对敌人的残酷是几近疯狂的,他曾在江西老家领导农民运动,带头抓捕和处死所谓的地主——亲叔叔方雨田。也曾绑架美国传教士夫妇,索要巨额赎金,被拒绝后将两人砍头。

一、擅长绑票的财政部长

193111月,中共在苏联人的全力襄助下,在属于 穷乡僻壤的江西瑞金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个共和国实际控制区域是赣南、闽西两块叛乱根据地,全盛时期也不过有21座县城、5万平方公里面积、 250万人口。这些地方多为老少边穷,军阀们都懒得哄抢之地,这是中共根据地能够得以建立的前提。但是国家的顺利运转是需要税收来保障的,靠苏联人给的卢布建国可以,要维持温饱外加持续作乱就有点困难。中共的解决方法之一是发行革命战争公债,甚至还发行过所谓五次围攻决战公债,但是面对一堆穷人发债效果可想而知,而当辖内仅有的乡绅也被榨干后,走投无路的红军领袖们和如今的索马里海盗殊途同归,想到了同一条道路——绑票。

方志敏在1931当选为苏维埃政府赣东北省主席兼财政部长,这个财政部长筹款的主要方式就是绑票。

方志敏初尝绑票生意的甜头是在1930年,当年7月, 面对实在揭不开锅的困局,中共赣东北特委书记唐在刚建议方志敏领导的红十军奇袭距离不远、守卫空虚的有钱柜之称的瓷都景德镇,方志敏所部伪装成国军, 两天之内轻取只有一个营守卫的景德镇,这次行动斩获颇丰,除了留下赣东北苏区自用的钱财珠宝外,仅解往中央苏区的就有赤金2箱,白银48箱,此外,方志敏 此行还绑架了多名在景德镇经商的外国商人,并将他们押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赣东北省省会”——葛源。在得到这些外国商人的家人的巨额赠款后(据方志敏 女儿后来回忆,这些钱财是被绑架的外国商人自愿赠予红军的),这些外国商人得以释放,但是对自己的同胞,方志敏就没有这么客气了,景德镇富甲一方、也是当时中国最著名的瓷器美术大师邓碧珊家产被哄抢一空,本人也被方志敏无情的砍了脑袋,谋财害命、杀鸡取卵,这可能是当今的索马里职业绑匪们所蔑视的,但 对于革命者而言,这简直是伟大的事业,红军打出的口号是上等人一扫光,中等人不要慌,下等人来相帮

这次行动并不是方志敏绑票生涯中最辉煌的,两劫廿八都才是他的得意之作,位于浙江省衢州江山市的廿八都自唐朝开埠以来,不仅是兵家必争之地,而且是富甲一方的商旅重镇。19326月,方志敏故技重施, 属下的广丰独立团带着大批挑夫,奔袭二八都,红军除了掠走大量食盐、布匹、现洋等数万元的财物,还把未逃走的地主、商人及其家属共两百多人绑回根据 地,同时将抓获的保长谢世仔放归,让其通知这两百多人的家人速将足额的革命经费送往苏区,根据《衢州文史资料》中的《红军攻打廿八都见闻》记载,事后 谢盛仔带领本地一群青壮年,每人挑着八百块大洋去红军驻地赎人。但有些人赎回来了,有些人一如既往的被撕了票。最悲惨的是,两个月后,方志敏居然又再次洗 劫惊魂未定的廿八都,再绑架地主和富绅三十多人为肉票,经过这两次洗劫,廿八都这个明清以来繁荣了数百年的商贾小镇至此萧条,再无恢复。

二、师达能夫妇被撕票事件

193410月,中共第五次反围剿军事失利,无力在根据地立足的中央领导机关和红军主力只能打着北上抗日的幌子仓促败退,为牵制国军,给主力部队的撤退留出时间和空间,中共将红七军和红十军合并,组成 新的红十军,由方志敏领导,改名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但这只所谓的抗日先遣队并没有奔向有日本人的北方,而是径直朝东,往根本没有皇军影子的 安徽、福建、浙江方向如丧家之犬一般仓皇出逃。

1934126日,抗日先遣队下属的红十九师在师长寻淮洲的带领下,占领了安徽旌德县城。在此,红军领袖们故态重萌,抓获了在此传教的美国人师达能夫妇(John and Betty Stam)和他们年仅两个月大的女儿海伦后,在往昔经验的鼓舞 下,以为大好的生意又来了,立即要求师达能夫妇传信上海教会总部,两万大洋前来赎人,但是这群自以为有信仰的绑匪遇到了更有信仰的基督徒,师达能在写往教 会的信中,丝毫不提赎金,只是淡淡的写道: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体上,现今也照常显大

在师达能夫妇被绑架过程中,并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当了帮凶和看客,3个伟大的中国普通人出人意料的成全了忠义,在两天的时间中演出了一本完整的赵氏孤儿。

被绑当日深夜,婴儿海伦受惊啼哭,看守的红军士兵极为 不满,建议杀之,一个同被关押但即将被释放的中国无名氏挺身而出,责问士兵为什么要杀害一个无辜的婴儿,士兵怒问到,你愿意替她去死吗?旋即,此人慷慨成 仁,但婴儿海伦由此幸运存活。(《慷慨成仁:殉道的师达能夫妇》,1935年中文版)

次日,先遣队押解着被捕获的人员及劫掠的大量物资 前往庙首镇,在得知师达能夫妇无意向教会申请赎金后,师长寻淮洲恼羞成怒,在庙首镇举行群众大会,欲将师达能夫妇斩首示众,即将行刑之时,一个当地的基督 教徒张师圣突然冲入刑场,再三恳求红军不要杀害师达能夫妇,红军随后从张师圣的家中搜出一本《圣经》和一本赞美诗,于是,寻淮洲便以帝国主义的走狗 名,将张师圣和师达能夫妇一起斩首。(《旌德县志》兵事纪略,1992年版)

129日下午,躲藏在山上的另一名中国牧师卢克周潜 回庙首,在一间屋内找到了孤儿爱伦,随后又在大街尽头的山坡寻得师达能夫妇的尸体,买了两副棺木,将其安葬,卢克周带着爱伦和师达能在庙首写的遗书,步行北上,沿途寻找乳母喂哺艾伦,最终将爱伦送到山东济南,交其外祖父母。

个人认为,这段貌似普通的历史,完全可以作为中国人美与丑的经典范例,残忍与仁爱,伟大与渺小,卑微与崇高,无一不在凌厉的对峙。

三、方志敏们的末日

师达能夫妇遇害一案在当时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影响绝不亚于号称民国第一大绑票案的临城大劫案,在美国政府和中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民国政府暂缓了对中央红军的围堵,抽调大批军力,全力围剿方志敏部。

从直接责任人的角度,红十九师师长寻淮洲无疑逃不脱干系,但是方志敏作为这支部队的最高领导恐怕就更难逃刽子手的名声,方在被俘后所写的《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中专门有我不相信基督教的一节,方学生时代被南昌甲种工业学校开除后,著名的江西九江南伟烈学校(教会学校,方志敏曾于1921年求学一年)接受了他,在方志敏参加非基督教学生同盟,发动 行政公开、推翻专制腐败校长的罢课请愿等活动后,仍然没有开除他,但方志敏似乎对此毫无感激之意,他写道:所谓上帝的传道者——神父教十们,实际上 完全是帝国主义派来深入中国各地的侦探和鹰犬……他们到处造大洋房,开办学校医院,实行许多假仁假义,小恩小惠的事情,都是各国资本家捐助来的巨款,这也 就可见他的用意和作用了……像我这样相信科学相信真理的青年,那会相信他们毫无根据的鬼话呢?

所以从方志敏的表态来看,无论是他还是部下寻淮洲,谁下命令杀害了师达能夫妇简直都不奇怪,民国政府把这两人作为撕票事件的头两号疑犯,实属良有以也。

寻淮洲在杀害师达能夫妇后不到5天,就在太平县谭家桥伏击战中被击毙,所部流离失所,损失惨重,方志敏率红十军剩余部队被迫向闽浙赣边界逃遁,进至江西怀玉山地区时被国军包围,经7昼战斗,这支从未与日军照 过面的北上抗日先遣队除少部突围外,主力基本覆没,红十军军团长刘畴西、红十九师继任师长王如痴被俘,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总指挥、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 主席的方志敏在玉山县陇首村金竹村的一个柴草堆中被抓获,当时一位住在江西省上高的传教士在寄给上海教会的信中这样描述道:对屠杀师达能牧师夫妇事件须 负全责的共党领袖方志敏,已遭政府逮捕,与他同时被捕的有两位首领,一姓王,一姓刘,三人在上高街头游行示众,成千上万居民围观,使整个城市兴奋起来。

三人后来均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193586日,方志敏在南昌被执行死刑。

(节选自《看中国》8/7/2015)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