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应天祛共]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应天祛共  >  时政评论
要中国,不要中共国

68275

三月十九日,台湾非政府组织义工李明哲在广东被中共秘密警察绑架,失踪半年后在中共法庭上被认罪。台湾媒体遣责中国的恶霸作风。

四月二十六日,前香港民选立法委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因“非法集结”被港警逮捕。他二人在去年立法会就职宣誓时身披“香港不是中国”的蓝色旗帜,并疑似对誓词作了语音技术上的处理,引发中共人大释法,最终被剥夺民选立法委员资格。

从表面上看,这两次事件的抗议对象都是中国。可实质上矛头所指却是中共。香港虽然已归还中国,但香港人民并不信任中共政权,更不认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香港不要中共”恐怕更能反映梁、游二议员及港人的诉求与心声。同理,中国大陆被台湾人民称作恶邻鸭霸,并非因为中国本身,而是由于窃国的中共当局。台海两岸是正义与邪恶、自由民主与专制独裁的对立。台湾人民真正的敌人是中共,而非中国。

然而,现实的中国大陆毕竟还在中共统治之下,中共也一直以中国之名,做了许多令中国人民蒙羞、陷中国于不义的坏事、丑事、蠢事。作为世界现存最大的共产国家,中国在国际社会、尤其是自由世界人民心目中的真实地位,与北韩、伊朗等邪恶政权相仿。中国经济规模世界第二,在美获得政治庇护的人数却是全球第一。近年来,中国几乎成了人权恶棍、道德崩塌和假冒伪劣的代名词,也因而不断与世界主流文明冲突。中国人民一方面是中共恶行的直接受害者,同时由于被中共独裁体制绑架,整体上又在为其恶行背黑锅,担骂名。

我们不能继续任中共玷污有五千年灿烂文化的正统中国之美名。中国人民为了自己的名誉和未来,要与中共及“中共特色”的观念切割。我们有必要回归常识,运用正常人对是非善恶的分辨力,将中共版本的中国和文明版本的中国区别开。前者是依照共党的意志、为满足其私利而打造的专制中国。后者为经由人民选举授权、体现人民意志、融入主流文明的自由中国。现实的中国,被中共暴力劫持占有、被共产邪说污染变异,与主流文明对立,与流氓政权同类。很显然,这个中国并不是中国人民应有的中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虚假国号的真实内涵,实际上是共产中国(Communist China)。被共产党改造、变异的中国,从来就不是真正的中国。我们应该称之为“中共国”以正视听。尽管自由民主的中国暂时还只是梦想,但那才是人民所期待愿景中的中国。

生活在中共国是不幸的。但同样不幸的是误以为中共国就是真正的中国,将在中共恐怖统治下荒诞扭曲的中共国当成原版正统的中国,照单全收,无条件接纳;或者认为中共国也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对在中共国上演的一幕幕悲剧惨剧见怪不怪,习以为常。更有人每每以中共国为荣为傲,甚至正邪不分、是非不辨,追随中共洗脑宣传学舌、鼓噪,为中共及中共国辩护、站台。

其实,中共和“中共国”的存在是中国人民的悲哀和耻辱,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中共政权不具合法性。中共国的前身是1931年在中华民国江西瑞金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其目标是用暴力颠覆国民政府,在中国大陆复制俄国十月革命(政变)后建立的共产主义国家体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先天带有分裂中国,武装叛乱、屠杀平民、劫掠私产的原罪,是一非法政权和恐怖主义组织。而早在公然叛国之前,中共就已开始打土豪分田地的农民(痞子)革命。共党匪徒在南方诸省烧杀抢掠,绑票勒索,欺男霸女,伤风败俗等恶行,在诸多共党头目的回忆录里都有记述。当年共党的所做所为,与当代伊斯兰国极端恐怖主义没有区别。中共红军是名符其实的共匪、赤匪。1927年的马日事变就是国军对共匪作恶的反击。1930年开始的江西剿匪,也是国府除暴安良,匡扶正义,救民于水火之义举和天然使命。

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是中国人民的选择,而是中共儿党在前苏联主子的支持下,利用谎言和暴力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中共夺取政权的手段是非法的,建政后也从未有过公开、公正和自由的选举,属于非法执政。全世界大多数政府都是通过选举获得人民授权而合法执政。欧美国家自不必说,台湾海峡对岸的中华民国,早已从威权体制和平转型为民主政体,自1996年起已经过多次政党轮替,诞生了四位民选总统,成为世界主流文明的一员。中华民国的治权目前虽仅限于台湾诸岛,但就民主体制而言则无愧于东亚巨人。中共国大虽大矣,但在民主政治层面却依旧荒蛮封闭,暗无天日。里根总统曾宣布前苏联是“邪恶帝国”。德国总理梅克尔则称前东德是“非法政权”。这两项封号也可说是为中共国量身制作。只不过自由世界政要尚无道德勇气当面说破而已。非法的独裁政权在联合国堂而皇之地代表中国,而经民主选举合法执政的中华民国却被联合国拒之门外,这一源自冷战时期的荒谬现象不应也不会长久。未来的自由中国政府,将由人民自由选举产生,并明示前中共国为非法政权,对其非法执政期间的罪行清算追惩。台湾人民决定自己归属的意愿也将得到尊重。

第二、中共国属于恶中之最的集权体制。世界上的国家大致可划分为两类,即民主与独裁。而按照现代政治学的分类,独裁体制又有强权与极权之分。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在强权体制下,只要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对当权者的统治不构成实质危胁,人民尚能获得有限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结社自由、迁徙自由等公民权利。而极权体制则一举剥夺人民的一切自由,通过洗脑和暴力,强制人民绝对服从,表忠,紧跟,以致(违心)美言、赞颂。在极权社会不允许不问政治,因为那本身就是罪过。对此,民国海归学者储安平先生在中共篡政窃国前就有过精辟的论述(大意):在民国时期,民主自由还是多和少的问题,而一旦共党当政,就成了有和无的问题了。

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是极权体制的两个代表。纳粹德国虽然已走入历史,但邪恶的极权体制仍在中共国上演。二战之后,纳粹德国的罪行已经揭露,法西斯罪犯也已被追究惩处。但中共极权统治的邪恶却还大部分被掩盖着,中共犯罪集团不但未被清算,而且还在继续犯罪。其实,中共比纳粹更惨暴冷血,作恶时间更长,害死民众更多。中共豢养着比盖世太保更庞大的警察、特务、外加五毛、线人。中共的洗脑宣传也比戈培尔更有效,谎言欺骗加防火墙造就的党奴、愤青(老)、网痞、五毛,前仆后继、层出不穷。中共国的新闻自由度,名列全球第172位,仅略高于北韩,甚至还不及伊朗。近闻中共将向民营律师楼派驻共党“政委”,在民企甚至外企推行“党建全覆盖”。中共国不是 所谓“社会主义”国家,而是地地道道的共产主义政权;中共国的体制也不是通常的强权,而是邪恶的共产极权。未来自由中国政府,将启动祛共系统工程,取缔、清算中国共产党,移除毛尸,清理所有共党宣传标识、共匪画像、雕像、遗迹等,兴建中共国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第三、中共国的出现是历史的倒退。回首历史上的朝代更替,有的顺天应人,推动社会进步,有的则逆历史潮流而动,把国家和人民引向灾难。中共红朝的建立就明显属于后者。 我们这里无意褒扬强权体制,但当年的国民政府,在很多方面与民主政体相近相容,这是因为强权政府一般来说远比极权者更有人性、理性和道德底线。比如,国民政府能将国家利益放在党派利益之上。在西安事变之后不但放弃剿共,而且还提供弹药粮饷,以期共军一致抗日。正如蒋中正日记所说,共党再邪恶,毕竟还是中国人。然而历史一再证明,中共匪徒终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中国人。共匪奉行“党性高于人性”,一向做人无廉耻,作恶无底线,纵冒天下之大不韪亦无所惧。牠们“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发展”,利用国难养精蓄锐,为保存实力不惜与日寇暗通款曲,达成默契,甚至向日军提供国军情报,围歼抗日国军,沦为出卖国家与民族利益的汉奸。毛泽东本人对此亦不避讳,篡政后曾多次在日本访客面前,公开感谢日本皇军助其坐大。国民政府的有所为与有所不为,与中共的不择手段,无所顾忌形成鲜明对照。大陆山河变色的首要原因,就是国民政府和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大大低估了中共的邪恶程度。所以当时的中华民国虽然专制,但并不妨碍成为主流文明的盟邦,并最终和平转型为民主国家。

在另一方面,中华民国成功北伐后,经过黄金十年的建设,国民经济发展显著,文化教育事业也颇有成就,很多学贯中西,举世嘱目的学术大师都是民国时期相对自由的环境下产生的。不幸的是内忧(中共叛乱)加外患(日寇侵华)里应外合,阻断了中国腾飞之路。不过冷战之后毕竟还有亚洲四小龙之崛起。反观中共篡政之后,前三十年政治运动持续不断,知识精英遭灭顶之灾,国民经济几近崩溃。中共国后三十年初期的经济改革,只是放松对农民的捆绑,对经济的垄断。所谓对外开放,也是因为中共的闭关锁国走入死路。可是中共企图颠覆的中华民国,本来就实行市场经济,也从来都对外开放。中国大陆如果在中华民国治下,中共那些无休止的政治运动和人为经济灾难,一个也不会发生。中国很可能早就一飞冲天了。既然如此,中共的出现完全是多余的,是一场飞来横祸,至少使中国发展滞后几十年;政治黑暗和经济畸形的中共极权永无可能民主转型成为自由世界的一员。未来自由中国政府,将废除中共的权贵经济及竭泽而渔、断子绝孙的“中共特色”发展模式,实行真正的市场经济,将被中共掠夺的土地、资产归还给人民。

第四、中共国是共产暴政下冤死人数最多的国家。共产主义已是世界公认的邪说,共产主义政权无一不是邪恶暴政,都信奉阶级斗争,制造仇恨和敌人,泯灭良知,滥杀无辜。但中共的残暴与邪恶,即便跟其它共产国家相比也是登峰造极的。共产主义运动在全世界总共造成至少一亿平民在和平时期枉死,而其中绝大多数(约八千万)是被中共迫害至死的同胞。仅三年大饥荒就活活饿死约四千万百姓。在中共各种名目政治运动中屈死的也是无计其数。很多国人(包括那些毛粉、五毛等党奴)的亲族长辈中、乡邻故旧中、同学老师中、熟人朋友中恐怕都不难找到有名有姓的被中共迫害致死者。而这些遇难同胞都是共产极权的冤魂,哪怕在民国强权体制下,相信他们绝大多数也都能平安走完一生。中共的很多政治运动,实质上是阶级灭绝和政治谋杀,如土改(消灭地主),三反五反(灭绝资本家),镇压反革命(清除民国精英),反右(迫害知识分子),文革(整肃社会良知、毁灭传统文化),镇压法轮功(剿灭传统信仰群体)。即便侥幸保得性命,也有无数人的私有财产在历次运动中被中共掠夺。

有人说中共已经放弃阶级斗争,不再搞政治运动了。那么从1999年开始的镇压法轮功,难道不是政治运动?而且已历经三个党魁,持续十八年,接近两个文革的长度。其采用的迫害手法(如污蔑抹黑、强制洗脑、绑架监禁、酷刑折磨、肉体消灭、株连歧视、抄家抢掠,经济剥夺等)与文革如出一辙,一脉相成。鉴于迫害法轮功创纪录的时间跨度,鉴于共产极权作恶从无底线,将来真相大白后,被中共诛杀的法轮功同胞,在人数和方式上都很可能会创下骇人听闻、邪恶至极的纪录。中共无论怎样“改革开放”,暴力镇压和谎言洗脑是不会改变的。生活在中共国的人民,谁享有免于政治迫害的自由?谁能摆脱因言获罪的恐怖?谁不担心身边潜在的告密者(信息员)?中共国的监狱来从来不缺良心犯,只不过罪名由“反革命”改称“煽动颠覆(中共)国家政权”了。政治犯不再是地富反坏右了,而变成法轮功、基督徒、维权律师、环保人士、人权志愿者、或敢言网民罢了。未来的自由中国,将对所有被中共诛杀、迫害、劫掠的民众及后人昭雪并予以赔偿抚恤。

第五、中共国是个冒牌的假中国。1949年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从名称上看就是一个谎言。没有自由选举,共和国只是图有虚名。一党独大,人民就仅仅是名义而已。五星血旗上那颗独大的黄色星体,蛮横地昭示了中共凌驾于人民之上的奴隶主地位,也决定了中共国的所谓宪法必然是虚假的,无效的。中共信奉的唯物主义、无神论等,更是与中华传统文化大相径庭,背道而驰。中华正统文化保存最好的地方是在中共国污染之外的中华民国和香港等地。中共国的历史,更是用一个个谎言堆砌起来的。由于中共国特有的洗脑、谎言和防火墙,要了解这个国家的真实历史要在中共国之外,因为传播和寻求真相很可能是犯罪,甚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这里没有属于国家的武装力量,而只有效忠共党的私家党卫军。这里的学校(包括清华、北大等所谓名校)同时是灌输共党意识形态的党校。这个国家的宣传八股中,共党永远放在国家前面。“党和国家领导人”死后,一律用共党血旗裹尸。都说中共国假货泛滥,其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本身就是共党制造的最大假货。未来的自由中国,将废止中共国之国号、国旗、国徽,实行宪政民主,三权分立,摒弃中共党文化垃圾,弘扬中华古老文明,恢复神州之本来风貌。

第六、中共国是被共党附体的党国怪胎。中共国无官不贪,无贪不巨,已成为常态。但即使中共国党官个个清廉,中共仍旧是侵吞国家资产的盗国现行犯罪集团。试问,国家机构之外的邪党部门如宣传部、组织部、统战部、中联部、610办公室、邪党的各类媒体等等,牠们的运作经费从何而来?中共国无处不在的共党组织,从邪党中央到基层邪党支部的脱产专职党干、党徒、党奴,牠们的薪资从何而来?邪党众多的外围附属组织如共青团、工会、妇联等等御用垃圾组织,牠们的运作经费又从何而来?此外,在职和所谓“离休”的各级共党行尸走肉享有的特权待遇(如医疗、公房、官车、特供、勤务等)所需无底洞般花销又从何而来?很显然,这一笔笔很可能天文数字般的经费,不可能出自邪党党费,而只能是盗取自国库,由人民买单。这就是明目张胆的犯罪行为,被中共强占的有形资产(如中南海、玉泉山、北戴河及遍布全国的党产禁地、大院、会所等等)又是一笔惊天财富。中共这种国库即党库、党国不分,在民主政体是难以想象的。从1949年开始至今,中共邪党一直寄生附着于国家政体。可悲的中国人民喂养着一批又一批屠杀自己同胞、抢夺自己财产,迫害自己亲人,毒化子女心灵、剥夺自己权利和自由的人面党兽。未来的自由中国政府,将没收追缴中共及其党干、党徒、党奴等帮凶贪占掠夺的一切资产。

第七、中共国的党政者是一伙反人类罪犯。子曰,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中共早期的所谓革命者,除误入歧途的知识人外,很多人本是些胸无大志、好逸恶劳、缺德少能、劣迹斑斑的地痞流氓。是他们自己胸无大志、不务正业,缺德少能,好逸恶劳才造成其贫苦境遇。据说当年红军拉壮丁时就曾以“睡地主的小老婆”为诱饵。幻想不劳而获的无耻之徒,与这种低俗卑鄙的蛊惑,一拍即合,走上了从“乡村流氓到市委书记”的革命道路。这种人在有道之邦落魄,在无道之国发迹,是孔夫子所说的无耻小人恶人。牠们还不止是人格低下,品行卑劣,更是共产党政治迫害,经济掠夺的策划者、领导者和执行者。对共党权贵及其后代而言,超取所需,共产共妻的共产主义理想早已实现。这也是牠们拼死保权维稳的全部动力。郭文贵所爆共党高官滥用公权,贪污受贿,私生活糜烂等恶行,纵然触目惊心,还属于普通刑事犯罪,在民主国家也有发生之可能,当然绝不会达到中共国的规模和程度。而对国民持续的大规模政治迫害,阶级谋杀、强迫失踪、株连九族、酷刑折磨等反人类重罪,只会发生在共产极权国家。尤其是有关活摘良心犯器官牟利的指控,如果属实(最近郭文贵爆料已部分证实),则完全超越人类道德底线,成为比纳粹和伊斯兰国还邪恶的极致罪恶。未来的自由中国政府,将对中共国各级层参与迫害,背负血债的前中共党干、党徒、党奴及邪党恶警、党卫军刽子手等所涉嫌犯下的反人类重罪,终生追惩,永无追溯期之限。

生活在中共国的民众不得不面对以下现实,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非法政权,这个国家的出现不是中国人民的自主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的共产极权体制,是举世公认的最邪恶的暴政,占据当代文明史上最黑暗血腥的一页。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级当政者,是一群涉嫌犯有诸多反人类重罪及各种刑事罪行的累犯、惯犯和现行犯。中共邪党把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未来,迟早要被自由中国所取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无论物质生活如何改善,仍然是共产暴政下的政治奴隶、思想奴隶、精神奴隶、经济奴隶。此外,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或正在成为“中共模式”下的环境难民和生态难民。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被共党暴力劫持、被共党文化变异的山寨版中国,恐怖版中国和腐烂版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共邪党的私产,与中国人民无关,与中华正统文化无关,与中国古老文明无关。

我们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共国,是因为我们要夺回话语权,表明我们的态度,即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真正的中国,不认可中共的非法统治,不接受共产主义邪说。中国大陆自1949年被共匪劫持强占以来,大陆人民的祖国实际上早已沦陷,人民整体上也被共匪绑架,被剥夺自由,被欺骗洗脑。

我们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共国,是因为我们不甘愿继续被中共绑架。中国人民渴望成为自由人,也希望自己的国家加入主流文明的阵营。中国人民期待中共的倒台,期待中共国的终结,期待自由民主中国的诞生。

我们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共国,是因为我们不认同中共制定的一切违背普世价值的法律、法规、方针、政策。中国人民作为共产极权的直接受害者,要与中共犯罪集团切割,拒绝为其恶行分担责任和站台背书。

我们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共国,是因为国家认同的问题,从根本上说是明辨是非、分清正邪的原则问题。我们以中国悠久的文明历史为傲,以中华古老的儒释道文化传统为傲,以中华儿女反抗外辱的民族气节为傲,以中华民国成功的民主转型为傲,但我们以中共极权暴政为耻,以中共邪党文化为耻,以中共国存在至今为耻。爱中国必须反共、脱共、祛共。没有共产党的中国才是真正的中国,才是属于中国人民的中国,也才值得中国人民认同和热爱。

要中国,不要中共国!

10/1/2017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